2015-01-14 第169期
责编:陈宇昕

专车变黑车,动了谁的奶酪?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整治行动中,“专车”扮演的,其实是替罪羊的角色。从长远来看,客户定位年轻化和高端化的“专车”,并不会跟出租车抢饭碗。

1月9日下午,武汉市交委在武汉三镇上路突击检查各类互联网“专车”,指出其涉嫌非法营运。这也意味着,继北京、上海、广州等多个之后,武汉也将“专车”定义为“黑车”。

服务太好的专车 搅动了出租营运沉寂多年的“死水”

带着争议悄然抢占市场的专车服务,打出“坐好一点”的口号,用车不乏奔驰宝马,司机热情有礼,车费虽贵,但还送矿泉水和纸巾,“高大上”的服务,引来消费者的好奇和追捧,也搅动了出租营运这滩沉寂多年的“死水”。

微澜很快翻成大浪。元旦上班第一天,沈阳市约70台出租车罢工;1月8日、9日,南京市部分出租车司机也选择停运。这种状况昨日波及济南、成都等地。原因大同小异,多指黑车、专车抢生意,燃油附加费取消,生意不好做。

然而,经多家媒体调查报道,“专车”只不过是出租车罢工的导火索,份子钱太高,工作太苦,待遇太低,才是司机们的不可承受之重。但是,各地监管部门全然无视行业积弊,只是忙不迭地开始打击“专车”,平息事态:沈阳、北京、上海等地叫停“专车”,广州也在8日公布"私租车"涉嫌非法营运,将依法严厉打击”。一场场雷厉风行的上街整治背后,有多少息事宁人的算盘,又有多少粉饰太平的匆忙?

虽然武汉市并未出现类似事件,但此次针对“专车”的整治行动,多少也与这股打击“专车”,保障“体制内”司机利益的风潮有关。

2015年1月4日,沈阳数千台出租车集体罢运,表达对专车以及相关部门对黑出租整治力度不够的不满。沈阳出租车此前曾多次被媒体曝光拒载并客服务差。图为:沈阳出租车罢运现场。

出租车改革已多次引发论战 无一例外都陷入“死循环”

事实上,“专车”问世之前,出租车改革就已多次引发论战,但几乎每次都陷入“死循环”:乘客投诉打车难、服务差,司机就抱怨工作累、待遇低,主管部门于是反复表态:要打击黑车、提升服务。然而,现有车辆完全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所以,一年又一年,黑车屡打不绝,专车横空出世,而政府特许经营的正规出租呢,打车依旧很难,服务依旧很差。

出租车本来就是服务行业,提升服务质量,让乘客满意,是其应尽的职责。但为什么有运营资质的出租车,就是做不好服务,而没有运营资质的“专车”,反而能让消费者“坐好一点”呢?

其根源,就在于现存的不合理的出租运营模式。多年来,出租车公司与监管部门以利益维系着默契,牢牢握住运营资质这张王牌,控制出租车数量,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变相垄断公共资源,置司机生计和乘客感受于不顾。试问,一个封闭的,没有竞争的市场,谈何服务质量,谈何自我提升?虽然政府口号喊得山响,但消费者多年来从未平息的怨言,就是这一行业弊端的集中体现。

表面上看,各地出现的出租车罢运是“体制内外”出租车司机的博弈,但调查指出,专车只是罢工的导火索,份子钱太高,待遇太低,才真正是出租车的不可承受之重。

轰轰烈烈的专车整治 实际是为了护住行业垄断的“奶酪”

所以,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整治行动中,“专车”扮演的,其实是替罪羊的角色。从长远来看,客户定位年轻化和高端化的“专车”,并不会跟出租车抢饭碗。

但是,“专车”优良的服务,全新的市场理念,让陈旧,腐朽的出租运营机制丑态百出,既得利益者们从“专车”中看到竞争的暗涌,更看到了利益被动摇的危险,所以,“专车”就因为没资质,没名分成了大靶子。

这种虚张声势的整治,表面上是维护“体制内”出租车司机的权益,保证出租队伍的纯洁性,实际上,是为了转移主要矛盾,护住行业垄断的“奶酪”,让不合理的一切,继续不合理下去罢了。

专车变“黑”了,不好打了,乘客们没法“坐好点”了。那么,出租车司机坐好了吗?无非也就是继续拼死拼活,满心怨气地给公司赚大钱罢了。那么,究竟谁坐稳了,坐好了呢?大家心里都懂的。在这场利益博弈中,乘客作为最后的“埋单者”,其诉求不可被忽视,话语权更不能被剥夺,“暴利”垄断模式不打破,提高出租服务质量永远只是一句空话,打车难也永远是无解之题。

据报道,台湾出租车服务质量位居全球前列,不但车辆充足,且很少有拒载、绕路、宰客等情况。出租司机或每月交约200元人民币“入编”,或选择不交钱“单干”,其管理不但未见混乱,反而井井有条。

相关链接:武汉的士"份子钱"调查:每车强制收1.2万天然气改装费

打破垄断,拆掉藩篱,放开市场,引入竞争,出租车行业必将改头换面,“专车”等新兴业态亦可百花齐放。民众呼声有了,宝贵经验也有了,接下来就是做不做、放不放手的问题了。

你认为互联网专车是黑车吗?
0
0
不是
0
不知道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