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4 第172期
责编:陈宇昕

多给独生子女探亲假现实吗?

湖北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湖北经济学院统计学院院长陶前功,带来一份特殊的提案,呼吁“多给独生子女10天带薪探亲假”,引来市民热议。虽然不想给网友的热情泼冷水,但是从目前法定探亲假的实施情况来看,笔者认为,此时做这样的讨论和争执,实在是有点为时过早。

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湖北经济学院统计学院院长陶前功,带来一份特殊的提案,呼吁“多给独生子女10天带薪探亲假”,引来市民热议。两万余名网友参与了腾讯网发起的投票,支持声和反对声“争”成一片。争执的重点,在于给独生子女“特殊待遇”是否公平合理。

虽然不想给网友的热情泼冷水,但是从目前法定探亲假的实施情况来看,笔者认为,此时做这样的讨论和争执,实在是有点为时过早。

现状:探亲假实施33年,许多人依然“不知道,不敢请”

“探亲假”起源于计划经济时代,由于交通不方便,也没有法定假日和带薪年假,所以,国家出台规定,让职工依法探望不共同居住,又不能在公休假日团聚的配偶或父母。对于许多人来说,“探亲假”是一个有能力,很神秘的假期。“有能力”是因为按规定,这一假期根据不同情况,一次可以休20-45天;“很神秘”则是因为,从1981年《国务院关于职工探亲待遇的规定》出台开始,这个假期已经存在了34年,但仍然有许多人不知道,不敢请。

事实上,几乎每年,“探亲假”都会被旧事重提,讨论一番,甚至有专家建议,嫌春节假期太短的人,可以把探亲假和春节假期连起来休,路费都可以让单位报销。这一想法,不说是异想天开吧,起码也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古老的规定,自然有其时代局限性。首先,只有在国家机关、人民团体、国企、事业单位工作满一年的职工,才可以享受探亲假待遇,这就把一大批人排除在外了;其次,要休这个假,必须与配偶或父母双方不住在一起,且不能利用公休假日在家居住一夜和休息半个白天,按照现在的交通状况,武汉到广州可能都不在这个范围哦!最后,这个假婚前一年一次,婚后四年一次,且不包括探望岳父母和公婆,这不是逼着大家当“剩男剩女”吗?

是以,去年9月,有媒体委托调查机构,向网友发起“为什么不休探亲假”的调查,结果显示“单位性质不在可休假范围内”位列首位,“没有听说过”位居第二。然后是“单位设置了层层阻碍”、“薪水与绩效挂钩不敢休”等。

1981年3月公布实施的《关于职工探亲待遇的规定》,32年后的今天已经有名无实,成了公职人员的福利。

建议:口头上给独生子女加假,不如先落实现有探亲假

从上述情况看,陶委员的呼吁,网友的争执,的确是有些太超前了。正常休假尚且不能保证,加10天假更是从何谈起。但是,从关注度和热情可以看出,民众、尤其是父母一代,对于“探亲假”的迫切需求。

是的,在当下的时代环境中,探亲假不但没有过时,反而显得越来越重要。比起34年前,交通虽然便利了许多,但是异地就职、打工、创业的人数更是急剧增长。而且,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稳定实施多年,独生子女问题也日益突出。异地夫妻过年时该回谁家,空巢老人晚年谁来照顾安抚,留守儿童心理健康和教育问题怎么解决,种种家庭矛盾,社会问题,都有待于“探亲假”的完善和落实。

2013年7月,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式实施,将“常回家看看”写入法律,还引发了不少争议。许多人提出,“常回家”就失业,“不常回家”又违法,如何是好?如果能够在更广泛的范围内落实探亲假,也为这一法律的执行提供了一定的现实基础。

那么,根据时代需求,探亲假的改善和落实,主要在于修改一些不合时宜的条款,增强可操作性。首先,应该将范围扩大至所有企业,并做好宣传普及工作,让更多人的知道和了解探亲假;其次,在交通发展迅猛,加班文化盛行的当下,能否休探亲假不能以职工与父母、配偶利用公休假相处的时间来衡量,而应该以地域范围划分;再者,落实探亲假,也应像落实带薪年休假那样,以一定的处罚措施作为法律后果,由劳动监察部门保障实施。

文化:社会有重视家庭的文化共识,探亲假才能起到实效

回到此前引发争论的话题,之所以会出现“给独生子女加10天探亲假”的提案。因为在一般的社会心态中,独生子女赡养老人的负担更重,所承担的责任也越大。

而这一提案之所以会引发一部分人不满,一是由于国人普遍缺少假期,与家人团聚的时间不多,二是,生育政策放开后,二胎家庭会增加,对独生子女的政策倾斜会引发不平衡的心理。

但事实上,子女对父母的孝顺和陪伴,与独生和多子有关,也与假期多少,条件好坏有一定关系,但这些也不是决定因素。

23岁的小伙马堰培,虽然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但为了照顾突然瘫痪的母亲,毅然辞去深圳1.3万元高薪的工作,回家陪伴和照顾母亲,还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开网店创业;

30岁的军官高翔是家中独子,他休假探亲得知父亲突病,毅然决定将父亲接到部队驻地附近安置,每天骑自行车绕过一个山头去照顾;

而年近80岁的冉婆婆,虽然养育了3个子女,却无一个子女愿意赡养她,儿媳甚至让她住进猪圈,经当地法院多次调解,子女才勉强同意让老人进屋。

72岁的开封杞县农民老房,为给三个儿子娶媳妇盖房欠了三万多的债,55岁时和老伴儿从老家来到郑州打工拾荒,一干就是17年。

惟有让更多人形成孝老爱亲,重视家庭的文化共识,“探亲假”才有稳定的,扎实的社会根基。

这一幕幕人间冷暖,既呼吁着社会保障的进一步完善,也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子女多少不是重点,孝不孝顺才是重点。许多企业之所以不愿意让员工多休“探亲假”,一来是不信任,怕员工蹭假,二来也是因为,在浮躁和趋利的社会环境下,缺乏重视家庭的文化氛围。

子女陪伴父母的多寡,固然与假期多少有一定关系,但这并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还是在于子女本身是否孝顺。图为:23岁硕士小伙马堰培为照顾瘫痪的母亲,辞高薪工作回农村。

如果说,对父母、配偶、子女的陪伴,能够成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相信即便不以国家规定的“探亲假”为名号,社会舆论也会推动用人单位,给员工留出与家人相处,聚天伦之乐的时间。

你曾经休过“探亲假”吗?
0
经常休
0
从没有
0
偶尔休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