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1 第173期
责编:胡雪

取缔胶囊房,一场两难的选择

胶囊房是当今房价高涨的产物,胶囊房主要特点是面积小,价廉,因其小,像胶囊而得名。 随着房价不断上涨,不少年轻人难以承受高额的房价,由于缺少积蓄,大多数年轻人还是靠租房生活。而在城市奋斗多年的年轻人,渴望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安身处所,在这种环境下,催生了“胶囊房”。

当下,一场轰轰烈烈的“胶囊房”专项整治行动,正在武汉市全面展开。各职能部门态度坚决,重拳出击,曝光扩建房东,约谈违规中介,大有严打到底之势。

违法必究,本无可厚非,但雷厉风行地取缔胶囊房,也让城市“蚁族”措手不及。春节将近,难道还要他们这时卷起铺盖四处折腾?公租房青黄不接,他们又去哪里寻找安身之所?

“胶囊房”问题多多,却是“蚁族”仅有的小窝

目前,对胶囊房投诉最为猛烈的,是深受其害的小区普通居民。

一套房被隔成七八间,密集零乱的电路容易引起火灾,乱改房屋结构危害整栋建筑安全,各种陌生人出入,也让居民缺少安全感。头上顶着六七个厕所,谁能睡得安稳呢?也难怪小区有了“胶囊房”,业主居民会怨声连连,投诉多年。

多年悬而未决的“胶囊房”,遭遇了“春节前中心城区全面取缔”的铁令。行动之迅猛和突然,多少让人有点不适应。对于“胶囊房”主要租客群——中低收入的城市“蚁族”而言,更有“秋风扫落叶”的萧瑟之感。一夜之间,容身之所可能就没有了。找房、搬家、重新适应,各种不稳定随之而来。胶囊房虽然狭窄简陋、隐患重重,却是他们仅有的小窝。如果要强制搬离,他们难道不得不在大街上、冷风中过年吗?

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蜗居里,一名女孩在床上玩手机,另一名女孩在床下隔出来的“浴室”里洗头发。

需求问题不解决,整治“胶囊房”难有长效

在一个武汉业主论坛中,有网友说,外地来汉、刚毕业的年轻人,多少都住过“胶囊房”。“这几年城中村拆了不少,房价高,工资低,但凡有钱,谁愿意住那样的房子啊?”

这是“蚁族”的心声。主观上,“胶囊房”是为了牟利而生;但客观上,它安放了大量城市“游子”漂泊的青春。城中村陆续消失,正常的房租又不断攀升,中低端需求向“胶囊房”集中,形成供销两旺的局面。

大力取缔“胶囊房”,剑指违规的中介机构和“二房东”,但租客最容易被“剑气”误伤。且不说“春节前”的整治大限是否存在工作法理依据不足、执行尺度不好掌握等问题,罔顾民生需求,一刀切式的取缔,又能起到多大作用?

大量年轻就业者无处安身,会带来新的管理问题,对这些筑梦者不友善,也会伤害城市发展的活力。只要需求问题不解决,“胶囊房”即便一时偃旗息鼓,也极可能死灰复燃。

青春需要安放,公租房建设不能再“留白”

湖北省房地产学会专家委员殷跃建曾提出,整治“胶囊房”的最好方法,是加快公租房建设。目前,武汉也有一些政府类公租房项目,其中有一定比例分配给新就业群体,成套住宅租金800元左右,还可以合租。在光谷、街道口等相对中心的区域,虽然没有政府类公租房项目,但大量商品房中配建的公租房和企业自建公租房正在推进。

“胶囊房”问题存在多年,而且公租房也被视为解题利器,为何这份“答卷”上,留白仍如此之多?目前现有的公租房,位置大多偏远,交通不便,与租房者的需求存在隔阂。所谓的“正在推进”,又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由于城市管理不善,人为营造一些“门槛”,本来合理合法的整治行动,就会造成“驱逐穷人”的误解,损害城市的包容度和活力。

所以,采取多种方式,加强规划和投入,盘活现有资源,加快公租房建设,或者给予低收入者、新就业人群相应的扶持,才是解决“胶囊房”的王道。

这里原本为一户200平米左右的复式房,户主将整个房子隔断成15间小房,每间房配上2张上下铺床,供自己的员工住宿,现在面临集中拆除。

城市管理是一个长期性、综合化的过程,雷厉风行固然体现效率,但建设长效机制更为重要,也更体现人文关怀。取缔“胶囊房”,只是城市治标之举,为青春和梦想“筑巢”,才是一座充满包容和活力的城市应有之义。

你认为应该取缔“胶囊房”吗?
0
应该
0
无所谓
0
不应该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