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延俊是越南人。但是他告诉我,10年前到武汉求学,他便决定定居中国。

从东湖植物园路右拐,沿一条不知名的幽深小径行出十余米,便到了阮延俊在武汉的家。如果没有那两扇镶嵌着铜钉的古典门,以及门上悬挂的匾额,这就是一栋在近郊农村随处可见的三层私房。

“阮博士在三楼。”敲门之后,应门而出的小伙子将我带上顶楼。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年轻男子正专心致志地为面前的古琴上漆。等到寒风裹挟着浓浓的生漆味道扑面而来,我才发现房间的门窗全是敞开的。

“好冷!”接近冰点的温度让我不禁拉紧了衣领,但男子似乎察觉不到寒冷,他挽起袖管,时而专注刷漆,时而俯身观察,相当投入。

这是一位颇有些古典情怀的越南人。

痴迷中国文化留学中国


阮延俊出身在越南一个普通家庭。从小,他便对汉越词非常着迷。 所谓汉越词,是指在越南古文里由汉语引申而来的汉根词和汉源词。越南历史上受中国文化影响很深,许多古汉语的词汇被引入越南语言之中。

小时候的阮延俊尤其喜欢鼓捣这些古文字,他常常几个小时坐着不动,就为了读明白一段古书。那时候,家里的电视时常播一些中国的历史剧和武侠剧,他一看就是一整天。后来觉得看电视不过瘾,他就干脆租影碟回家看,彼时CD尚未在越南流行,只能租到大而笨重的录像带,一部电视剧30多集,就有30多盘带子。因此,他的房间就常常淹没在录像带的海洋里。有一次为了看《三国演义》,他甚至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诸葛亮式的神机妙算、郭靖般的侠肝义胆,甚至张艺谋的电影《英雄》,都让这位越南少年爱不释手。偶尔,画面中会出现一位弹着古琴的绝顶高手,或是高手间的古琴对招,那种出尘绝世的境界更是让他深深折服。

最终,凭借着一腔热爱,读大学之前的阮延俊就已经读完了中国的四大名著、史记以及部分儒家经典。

越南的高考按所考科目不同,分为A、B、C、D四类,学生可以任选两类参加。阮延俊选择了偏理科的A类,和偏文科的D类,最终,他被两所大学录取,一所是越南最好的理科大学——某建筑大学,另一所则是相当于中国“三本”的师范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父亲告诉他,让他自己决定未来,“只要你不后悔,我们就支持你”。纠结了几天后,他做出决定:放弃建筑大学,去师范大学。理由很简单,他想学中文。

大学毕业后,阮延俊在一家外贸公司谋到了一份中文翻译的职位。2005年,为了深造中文,他决定辞职来中国留学。


在留学生宿舍做出第一把古琴


在大学中文老师的推荐下,他被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录取,成为该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这个越南年轻人并没想到,自己会在华师一待就是七年。2008年,阮延俊又考上了该校古代文学的博士,开始全面系统地研究古汉语。博士快毕业时,他在学校老师的怂恿下报名参加了当时很火的“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比赛外国学生进行技能展示,最好是与中国文化相关的技能。

小时候关于历史剧、武侠片的记忆又一次变得鲜明,英雄舞剑的行云流水、美人弹琴的出尘绝世依旧历历在目。“既然学剑不现实,那就学琴吧。”就这样,阮延俊找到华师音乐学院古琴专业一名学生,开始零零散散的古琴学习。

学弹琴首先得有一张琴。古琴的价格都比较昂贵,一张稍好一点的古琴开价至少就是两三万,对于还是学生的阮延俊来说,这无疑是天文数字。自诩动手能力极强的他没有多犹豫,决定自己做一张古琴。他立刻上网收集古琴制作教程、寻觅做古琴的材料和工具。那段时间,他加入了多个交流斫琴技术的QQ群,并在淘宝上找到了一家卖古琴材料的店铺,可是,光材料和工具就开价3000元。

“我是外国人,我爱古琴,但是我没钱,能不能先拿货后付款?”经济捉襟见肘、但又不想轻易放弃的阮延俊干脆丢给卖家这句话。没想到,卖家不仅同意了他的请求,还自贴邮费把材料寄给了他。

收到材料的阮延俊立刻热火朝天干了起来,他翻古籍、查资料、请教专业的大师,没日没夜的做了半年后,古琴完成了。

据说,这是诞生于华师留学生宿舍卫生间里的第一张由外国人自制的古琴。

由于第一轮即惨遭淘汰,最终阮延俊并没有带着这把琴参加“汉语桥”,但是他却从此爱上了古琴,并与古琴结缘。

痴迷古琴定居武汉


茶壶里的水开始“咕嘟咕嘟”冒泡,阮延俊悠悠然用镊子夹了几片普洱放入茶碗,倒进滚烫的开水,再用滤网滤去茶渣,然后一边将茶水倒入一旁小巧精致的茶杯,一边用稍有些蹩脚的中文告诉我如何做一把好琴。

“做一张古琴平均要花两年,最关键的一步是掏面板,面板的厚薄影响着古琴的音色,不同的材料由于密度不同,湿度不同,最佳音色的厚度也不一样。”他轻轻递给我一杯茶,继续说道,“所以,古琴难就难在科学无法计量,只能找感觉。”

从读博时的第一张古琴到现在,阮延俊已经做了超过200张古琴。“外国人”和“博士”的标签,让他做的古琴每每都供不应求,“想买琴的人早就排成了长队,但是我每年只做100张琴左右。”他解释道,这并不意味着100张琴的几十道工序在一年完成。从2011年开始做到现在,每年都会有一些琴只需完成最后几道工序,“所以并非是新做100张,而是完成100张的制作”。

现在的阮延俊自称“南天坊坊主”,他说他很享受目前的生活状态,每日弹琴、做琴、读书,闲时回母校为学生们讲一讲古琴,去各地听一听大师讲课,但是他不收徒弟,也不开班教琴,“我想把时间用来做我真正喜欢的事”。

不算自己的工时,除开成本,现在的阮延俊做一张琴就可以赚5000元左右,按照每年100张琴来算,他的年收入至少超过50万人民币。

然而,按照这位来自越南的中国博士自己的说法,他做古琴并非为了钱,更多是为一种“情怀”,“如果单纯为了钱,我可以有很多选择,比如做中越外贸,我对中国市场和越南市场都很熟悉。”

本期主笔丨宇昕

支持丨 Leo周炫伯

如果你同时考上一所一本大学和一所三本大学,你会放弃一本去三本读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吗?
0
0
不会
0
好纠结

热评

 

如果你也有精彩梦想想和我们分享,请留下你id联系方式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有害短信息举报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4]0633-23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3767606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诚信网站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