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6 第013期     大楚网教育频道出品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

时代的创伤

—— 读余华《第七天》有感

任浩    09月16日10:35

以小说的荒诞嘲讽现实的荒诞,以文学的绝望描摩现实的绝望,以虚构的七天对应生存的每一天,作家要把悲剧舞台上人心的亮度,放到光怪陆离的喜剧舞台上晾晒、镀色。

《第七天》《第七天》

余华的小说,从《活着》到《兄弟》,承袭的皆是荒诞现实主义风格。笔下立着的人,其悲苦与凄惨似乎已到想像的极点,简短对话延展的情节,其怪诞与荒谬,似乎超出我们时代的承载极限。

触摸真切的时世,不禁会疑惑地问,这是虚构的悲切,还是我们置身其中的年代底色?

《日瓦戈医生》作者帕斯捷尔纳克说过,作家只可能描述真实的自己。当代中国作家中,余华对突进时代的忧思、对人性扭曲的解剖、对小人物苦难命运的独白,通过不同的文本呈现,文字背后是撕裂创伤的真实,是荒谬组合的警世寓言。

读了《第七天》,这种印象更加深刻。有人说,《第七天》比《活着》更绝望,比《兄弟》更荒诞,就像一个怪异的剧场,同一个舞台上半边是众神狂欢的喜剧,半边是痛彻心扉的悲剧。这个潘多拉魔盒,你无法确切地知道打开以后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情景。也许你是喜剧的看客,也许你就是悲剧的帮凶。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余华说,与现实的荒诞相比,小说的荒诞真是小巫见大巫。《第七天》让人想起果戈理的《死魂灵》,"我",一个走向死亡的灵魂,等待火化的躯壳,在死魂灵的世界里游荡追寻,在阴阳两界来回穿梭,"我"的悲戚与无奈,在更多凄苦背影中显得不再那么急切,在聆听、交流、寻找过程中,"我"体会到了什么叫"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有复活的魔力,把"死魂灵"的世界翻过来,"我"在七天中的所见所闻,何尝不是一个活脱脱的现实世界!被强力拆迁掳去家园的小孩,为给女友买手机不惜卖肾的打工仔,这就是我们所能想到和看到的人间悲情。它存在于作家凭空虚构的故事中,但却长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里。

以小说的荒诞嘲讽现实的荒诞,以文学的绝望描摩现实的绝望,以虚构的七天对应生存的每一天,作家要把悲剧舞台上人心的亮度,放到光怪陆离的喜剧舞台上晾晒、镀色,把小说中的荒诞不经,放到现实的淋漓乱象中比对、映照,究竟谁更接近真实,看看文字能否唤醒活着的灵魂。

"我"其实类似于阿来《尘埃落定》中的傻子"我",都是非正常眼光解读世界,没有拘促,没有保留,没有顾虑,谁会与一个死去的灵魂计较失真呢,谁会与一个精神失范的傻子认真交谈呢,而恰恰是他们,戳痛了现世的神经,揭开了繁华时代的创伤。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我们早已告别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腐朽年代,是否还需要接受余华式的伤痕展示?我们在走向繁盛、接近幸福的路途中,是否还需要接受"兄弟"式的劣根反绉?对于看得见的失衡和看不见的挣扎,我们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分享艰难?

没有人能够否认"我"之所见所闻已然绝迹,第七天只是众多悲苦人群的断面,还有多少隐藏在我们视线之外的"第七天"?富豪的奢华或许与你我无关,但弱小生命的绝望却不应该被人忽视。

《第七天》是对现实的批判与考问,它指向每一个催化死魂灵的社会细胞,就像一杆锐利的投枪,直插道德与法则的底线。我们所能,不止是唏嘘、哀叹,而是不要成为戳破底线的投手。

————————————

本文系大楚教育频道《悦·读》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艳)

作者声明:本文已独家授权腾讯·大楚网发表,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违者必究。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武汉公安局
网上报警网站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三峡晚报社 社长
《悦·读》官方微信

大楚教育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