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栏目编辑

《悦·读》官方微信

本期推荐

述评感悟生命

时间:2014.12.31 星期五

作者:王新民

《阅读生死》是对生与死的叩问,但孙昌林不是用人们惯有的伤怀、忏悔的口吻来叙述,而是借助自己所从事的医务工作做背景,表达对生命规律、人间世态的理性解读…… [详细信息]

联系我们

《悦·读》是腾讯·大楚网全新打造的原创读写栏目,重品质,轻阅读;启迪思想、开阔眼界。

合作咨询:027-86799988-965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注明个人简介、联系方式)

大楚《悦·读》交流群:290243463

大楚网悦读会

2015-1-4 第029期     大楚网教育频道出品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

生死的智慧

——专访《阅读生死》作者孙昌林

夏天    1月4日09:00

孔子讲,"未知生,焉知死"。这句话深刻影响了中国几千年,中国人是很少讨论死亡的,甚至拒绝讨论死亡,人们就“任性”地只想活着的意义,穷尽一切思考来诠释活着的意义。那么,死亡到底是什么?怎样才算是活着?当一位患者走进医院的时候,医患之间微妙的关系又是怎样的?本期《悦•读》,我们采访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阅读生死》作者孙昌林,听听他是如何解读生死,解读医患之间相互依赖却又彼此自我保护的关系。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大楚《悦·读》:在《阅读生死》这本书里,有很多您对生命离去的感触,是不是在医院的经历触发您写这本书?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完成这本书的?

孙书记:想写这样一本书,已经好几年了。当时有很多感触,特别是到医院工作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的深入,越来越发现当下许多人对于生命的理解,对于疾病的理解,对医学本质的理解,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有很多需要我们来重新审视的地方,所以我想把我的感触写下来,希望大家来关注这个问题,探讨这个问题,如果可能的话,在某些问题上达成共识,这样的话,也许我们可以从生理到心理,从肉体到灵魂,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平静平和平衡的状态,活着的幸福感就会更强一些。

大楚《悦·读》:书中您提到了一些医患之前的感受,有人说,医患之间的关系,就像医生背着病人过河,过去了,皆大欢喜,过不去,两败俱伤,您怎么看?

孙书记:首先作为一名医生,谁都想把患者的病治好。问题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对疾病的认识仍然是有限的,医学技术对疾病的治疗也是有限的,还有很多疾病,人们还不了解它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发生,用什么方法来治疗,甚至有的病毒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它到哪里去了,如非典,2003年世界流行,后来就消失了,至今还是个谜。因此,很多时候,医生是很无奈的,很无助的。这个时候,医生应该更多地站在人文关怀的角度给病人关怀、安慰、帮助。美国有一个医生在百年前说过一句影响世界的话,“医生有时是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治愈疾病是有几率的,对于有些疾病不能叫治愈,只说暂时得到了控制,短时间内恢复了健康状态,暂时缓解了他的痛苦,有些疾病是伴随终生的。如果从这个意义来讲,医生更多的时候要承担起人道主义者的角色,给予病人亲人般的关怀、帮助、安慰。即使我们对于某些患者已经无能为力了,在他最后的日子也应该努力减轻他的痛苦,给他更多的安慰。眼下,许多医生在技术层面竭尽全力,在人文关怀层面还需补课。

另外,从患者的角度来看,从亲属的角度来看,大家也应该理解医学的局限性,给医生给医学更多的理解。第二就是生命的局限性,“人固有一死”,人活百年,也难免一死,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逃脱。如果用这种平常的心态来理解疾病和生命的话,那么,在很多问题上,大家就可以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就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烦恼,减少不必要的纠纷。

大楚《悦·读》:在您的书中写到曾经劝过一位患者,放弃癌症治疗。其实像他这样,背负着经济负担,而治愈的希望又比较渺茫,已经不是个例了,这种情况下,医生应该怎么去面对患者?

孙书记:医生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很为难的,因为从医生的职业来看是救死扶伤,职责要求他对于病人,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挽救,直到生命体征完全消失,当然有时候可能会创造医学奇迹。但是更多的时候,他的经验他的知识他的理性告诉他,眼下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徒劳的,治疗的预期结果,他非常清楚。但是,他不能轻言放弃,除非病人的亲属说放弃。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医生不能说放弃,病人家属还没有做好这方面准备的时候,如果医生说无可救药了,无计可施了,病人和家属会觉得这个医生水平不行,要求换医生,或者转院。所以医生一般都不会轻言放弃。因为如果他说了,是要承担责任的,后果会很严重,最后决定权还是在病人和家属手里。

大楚《悦·读》:很多时候,医生会面临一些紧急情况,这种紧急情况下如果医生做的决定,可能会更大可能的挽救一个生命,但是如果这个决定失败,会导致医患矛盾加深甚至影响到职业生涯,这种情况下医生号应该怎么去抉择?

孙书记:这种情况会有,如果抢救成功了,那家属觉得是医生应该做的,这当然本身也是医生应该做的,如果抢救不成功的话,但是又采取了措施,家属也有可能不理解。遇到这个事情,双方需要多沟通多交流。但是现在有些时候医生告知了,病人和家属是不是听懂了,理解了。因此,沟通的时机、地点、谁来沟通、说给谁听、讲什么等等,显得十分重要。这是当医生最棘手最苦恼的事,但是他必须做。第二个是有些治疗没有达到病人和家属的预期效果,或者沟通不畅通不充分,即使沟通了,甚至病人或家属签了字。但是事后他不承认,或者说我不懂,你是医生。这种时候,对人心人性也是一种考验。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大楚《悦·读》:在医院工作已经有三十年,这么长时间,让您最有感触的事情是什么?

孙书记:应该很多,比如说,我前年收到一封信,病人整整写了三页,但是他讲的都是一些很小的事情,或者是我们医务人员应该做的事情,他都很感激,我觉得很多病人他的心地都是非常善良的,非常心存感激的。

大楚《悦·读》:通过这本书,您最想传达给读者什么样的信息?

孙书记:我最想传达给读者的就是,生命是宝贵的,我们应该过好每一天;生命是脆弱的,因为有时候疾病或是创伤以及意外灾难,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我们要直面生命;生命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从整个历史长河来看,每个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很微弱的一部分;从时间的长度来看,也是一个瞬间即逝的时刻,一个微不足道的时间节点。所以我们应该尽力把握好上苍的赐予,珍惜我们的生活,享受我们的亲情和友情,活出意义来,活出精彩来,在最后离开的时候,轻轻挥手,不留遗憾。

大楚《悦·读》:您是怎么看待死亡?又是怎么理解活着的?

孙书记:死亡是生命的一种自然的状态,有一种死亡是可以预期的叫做消失,生命的终结,寿终正寝,一般到了七十、八十、九十,甚至到一百,按照生物的生长规律来看,他基本上已经达到了衰老的阶段了,那是一个自然过程,有一种死亡就是突发的,不可预期的,这时候往往是生命的瞬间消失,这样的事情也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活着首先是一种幸运,因为你在整个自然中间,你有幸成为这个百分之九十九的幸运。第二那个百分之一的不可预测没有降临到你头上,也应该是一种幸运,你就应该珍惜生命,应该享受工作的过程、生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创造不断激化自己的潜能,我在书中我也说过,中国人对死亡是一种恐惧是一种拒绝,没有必要,因为死亡来临的时候也是一种自然过程,只能面对,得坦然接受,换一种方式,接受上帝的邀请,我该回家了回到大自然的身边去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就会减轻很多痛苦。

大楚《悦·读》:有人这么说,终归一死,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

孙书记: 这是一种更消极的看法,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就应该好好享受这个世界,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活着留下点什么,这样你的生命才有意义。

纵观古今中外,无数个生命光顾过这个世界,而那些刻在历史记忆中的名字,与他们生命的长度关系不大,哪怕是流星,瞬间的灿烂也让人仰望。

————————————

(责任编辑:王艳)

声明:本文已授权腾讯·大楚网《悦·读》栏目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武汉公安局
网上报警网站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