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4-5 第43期     大楚网教育频道出品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

成功也许只差最后一跳

王颖    4月5日09:00

我本来没有想到要写强子和木木的事,他们的爱情也不过是凡尘俗世中最普通的一例。不过是现实压力下的抛弃与被抛弃的俗套故事。可是,我还是决定要写下来,因为,就在前一刻钟,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已经有三年之久的强子,刚从我这里离开,茶,似乎还没凉透。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那天,我去木木的店子帮忙。

有顾客进来问价格,木木说了句:“八百”,然后顾客问能不能便宜点,木木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止也止不住。吓得顾客落荒而逃。偶尔也有遇到好心的顾客,会连连说:“八百就八百,我不还价了,你别哭啊。”木木会哭得更厉害。

我看她这样子,就把她推到柜台后面的椅子里,拿着贴价格用的标签枪,“啪啪啪”地在每件衣服上贴价格。贴这玩意儿很好玩,我越贴越上瘾,不一会儿就把店里每件衣服都重新贴了一遍。 然后,我也坐到柜台后面的椅子里,拿着一杯奶茶,咬着吸管,看着木木。木木红着眼睛在发呆。

又有顾客进来,我继续坐在椅子里,端着奶茶,咬着吸管,而木木也继续发着呆。

这时,顾客问:“老板,这件衣服怎么卖?”

木木条件反射般地回答:“八百。”

我连忙跳出去,指着衣服上的标签说:“错了错了,不是八百,是一千八。”

“可是,刚刚你们明明有人说是八百的。”顾客不依了。

“她说错了,她现在脑子不正常。”我指着木木说。而木木还在哭,一边哭一边叫:“是八百,就是八百,强子说八百就是八百。”

强子,是木木的男朋友,一天前,他走了。这家小店是强子和木木一起开的。几个月前,木木和强子拿着工作几年攒下的一点钱,又借了些,盘下了这间门店,经营女装。最初,虽然赚得不多,但也勉强能维持。可是就在生意渐渐有起色的时候,木木和强子进回来一批过于前卫的服装,就是木木现在强调着八百的这批。服装卖不出去,成了滞销货。

没有了流动资金,而外债也没还清,他们不好意思再找人借,小店的生意一下子陷入了困境。正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两个人开始了抱怨和争吵,强子说把店子盘出去,他们再去找份工作,像以前那样生活,至少没有这么大的压力。木木不同意,她说她不想继续做那种吃不饱饿不死却还要被别人管的生活。

争吵还在继续,小店,还在苟延残喘。但万万没想到,就在木木还在为怎么借钱交第二个半年期的房租时,也就是昨天,强子不辞而别,只给木木留了一封短信。大意是他是个没用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幸福,不想继续耽误木木的青春,让木木找一个更好的男人之类。

五年感情只剩下一封短短的信,木木怎么可能不哭。

但木木不知道,我把她所有的服装都重新标了价,在她那些标价最高也只八百的数字前面,加了个1。她也没料到,借用她的眼泪,我帮她演了一出双簧。小店居然一下就引来一股抢购潮,谣传这个店的老板脑壳不正常,一千八的衣服只按八百卖。很快,小店的流动资金就有了,还赚了一笔。可是,我们都知道,木木不会去找强子,强子,也不会回来了。

这事发生在2011年。

第二年,从木木那得来消息,强子结婚了。对像是一直追求强子的江兰。木木说:“江兰喜欢强子好多年,这事我也知道,但强子一直没接受她。现在,他能跟江兰结婚挺好的,她爸有钱,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建筑公司。”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强子的信息。

转眼,三年过去,时间到了2014年。木木的小店生意越来越好,木木居然靠小店挣的钱在这个城市的中心买了一套两居室。

我本来没有想到要写强子和木木的事,他们的爱情也不过是凡尘俗世中最普通的一例。不过是现实压力下的抛弃与被抛弃的俗套故事。可是,我还是决定要写下来,因为,就在前一刻钟,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已经有三年之久的强子,刚从我这里离开,茶,似乎还没凉透。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大概两个小时前,我在帮木木看店。外面下着小雨,店里没一个顾客,我烧了壶热水,准备泡杯咖啡,有人走了进来,居然是三年未见过的强子。强子穿少了,嘴唇被冻得发紫。进来后,却没急着喝我给他泡的热茶,而是哆哆嗦嗦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姐,你看。”

我吓了一跳,他拿给我看的居然是一本离婚证。我说:“坐。”然后把他的离婚证接了过来放在柜台上,并将那杯热茶递到他手里。在他旁边站定,我知道,他肯定有话要说。

强子说:“姐,当年是我对不起木木,其实,只要我当初想想办法,或再坚持一下,小店是可以继续经营下去的。也许,我就和木木结了婚。”我没回答。

强子继续说:“去年,我来武汉出差,又找了次木木,结果,我们又好上了。也是这次让我知道,我真得还是只爱木木一个人,而木木也还爱着我。姐,我已经对不起木木一次了,所以,我决定和江兰离婚。”我还是没做声。他们在一年前就又好上的事,我在一天前刚刚知道,是木木告诉我的。

“可是姐,你知道,离婚并不是件简单的事。半年前,我跟江兰提过一次离婚的事,她没同意,我也就没再提。而这半年,我也没跟木木联系。但你不知道的是,我在江兰她爸的公司干了两年多,而他一直只肯让我做外围工作,不是让我查看这个项目就是到那里出差,真正的工作核心根本不让我接触。就在一周前,公司提拔一名副经理,居然是仅比我进公司早半年的小张。我一气之下辞了职,而跟江兰也没办法继续过下去了,就这样,离了婚。”说到这里,强子喝下了一大口茶水,“姐,我并没打算让木木一直等着我,我只是想,如果她还没有男朋友,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只是,我没想到昨天我去找木木的时候,看到她正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听说,那男人是她生意上的朋友,还离过一次婚,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姐,木木为什么要和那样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在一起?如果她能等等我,我相信我会让木木幸福的。”

我静静地听强子说完,然后告诉强子:“我今天帮木木看店,是因为木木去拍婚纱照了。”

我没告诉强子,我曾碰到过江兰。江兰告诉我,她父亲之所以这两年让强子一直跑工地现场,是因为强子不是学这专业的,让他跑现场是为了让他更好地在实践中学习。而公司提拔的第二批名单上就有强子的名字,可是强子没能等到最后一刻,他,逃跑了。我也没告诉强子,木木今天根本不是去拍婚纱照,她只是进货去了。而我之所以撒了那么个谎,是因为一天前木木打给我的电话。木木告诉我,一年前,她确实又和来武汉出差的强子联系上了,因为那时,她还没有放下他。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强子并不真的想和江兰离婚,他只想让自己做他的情人,还骗自己等。当木木等了半年,发现强子的口是心非之后,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放下了强子,开始了新的感情。

强子从我这里离开了,背影不是不孤单不落寞的。我起身倒掉那杯给他泡的茶,茶还没有凉透。我没有告诉他,他现在的孤单和落寞,都是自己造成的。我也没批评他总是在遇到困难和挫折时,选择逃避的行为。人生的路是需要自己走的,有些错,只有知道痛了才能学会成长。压死骆驼的其实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强子,离成功总是差最后一跳的坚持和努力。强子没有提江父在第二批名单里提拔他的事。但我相信,他早晚会知道,也一定会后悔。

他的将来,一定还会遇到很多困难,是吸取教训坚持挺过每一道难关,还是一如往常那样习惯性逃跑,生命里更多的是欢喜,还是悔恨,选择权,都在他的身上。

————————————

(责任编辑:王艳)

声明:本文已授权腾讯·大楚网《悦·读》栏目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武汉公安局
网上报警网站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常用笔名:第十二只猫、七七。女,七零后,现居武汉,自由撰稿人。

《悦·读》官方微信

本期推荐

023期成长的必修课

时间:2014.11.23 星期天

作者:钱刚

沈嘉柯,出生于1982年。小说家、文化评论家,湖北作协会员,国内新生代作家。出版《平行塔》《那么一点点美好》等二十余本小说及随笔集,获《中国青年报》《青年文学家》《长江商报》等国内外数百家媒体报道或专访…… [详细信息]

联系我们

《悦·读》是腾讯·大楚网全新打造的原创读写栏目,重品质,轻阅读;启迪思想、开阔眼界。

合作咨询:027-86799988-457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注明个人简介、联系方式)

大楚《悦·读》交流群:290243463

大楚网悦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