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8 第070期     大楚网教育频道出品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     读者交流群:290243463

羲之送来的橘子

——选自《林清玄散文精选·青少卷》

林清玄    10月18日09:00

  橘子早就吃完了,《奉橘帖》却留了下来,生活的美、文学的美、书法的美也都留了下来。书法不能只是练字、文学不能只是练词、生活不能只是过日子……里面还有更深奥的感动。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很难想象,我正散步在王羲之的兰亭,兰亭旁有鹅池,鹅池边是密密生长的桂竹,有参天之势。

我坐在凉亭上看这美丽的景色,就是《兰亭集序》开头的那一段“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一千六百年了,景色似乎未曾改变。

正出神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鹅鹅鹅”的声音,从背后飘来,回头一望,六只白鹅昂首阔步从竹林走来,一摇一摆,从容自在。

想象王羲之在这里的时代,看见了鹅,产生的欣喜之情。鹅的步伐,摇曳生姿,像不像一行行书?鹅的脖颈,曲折婀娜,像不像一行草书?

鹅的歌声,不像鸦噪、不像鸡吵、不像鸭破,而是有一种浪漫、一种温柔。

王羲之从小就爱上鹅的歌声,他住在会稽的时候,离家不远处有一位老太太养了一只鹅,叫声很好听,他常跑去听那只鹅唱歌。

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些亲朋好友,他对亲友说:“附近有一只鹅唱歌很好听,我带你们去听!”

基于礼貌,他派人先去通知老太太,将会带亲友去拜访。

到了老太太家,发现那只鹅不见了。

原来,老太太听说王将军要带亲友来访,一定都是达官显要,赶紧把鹅烹煮了,准备招待他们。

王羲之不忍苛责老人,当然也不忍吃烧鹅,暗自难过了好长时间。

当他听到山的那一面住了一位道士,养了一群鹅,特别跑去看,果然是一群美丽、唱歌又好听的白鹅。

王羲之立刻请道士把鹅卖给他,道士说:“你如果为我抄一遍《道德经》,我就把全部的鹅送给你!”

王羲之回家后,立刻开笔写了一遍《道德经》,第二天就拿去换鹅,回到家把鹅放养在池塘,命名为鹅池。

这个故事有两个版本,一个说羲之换鹅写的是《黄庭经》。如今,《道德经》的写版已经佚去了,《黄庭经》的刻本却留了下来,字体古雅精细,令人感动,可见王羲之写来换鹅的字帖也是非常认真的!

怪不得后来李白听到这个故事,不禁感叹:“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如果我见到了山阴道士,应该也会写一部《黄庭经》来换他的白鹅呀!)

王羲之被称为书圣,但这位书道的圣人,其实是很平民的。他的书法都是从生活出发的,他的声誉如此崇隆,一点儿也无碍他天真自然的个性。

我们都知道“东床坦腹”的故事。

王羲之出身于官宦世家,从曾祖父开始,家族出了很多大官:他的父亲王旷,做了丹阳太守、会稽内史;他的族伯王戎,是竹林七贤之一,官至司徒;他的伯父王导,历事三朝皇帝,出将入相,官至太傅;他的叔父王虞,官至荆州刺史、侍中……唐诗中“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就是指王羲之的家族。

世家子弟不免骄横、官僚、不可亲,王羲之却没有这些毛病,他十三岁时就长得俊秀飘逸,显现了书法和文学的过人才华。

当时,王羲之家和谢安家就是世家的标杆,一般的官宦之家都想来结亲。

有一天,太尉郗鉴想为自己的爱女说亲,他知道丞相王导家的子弟很优秀,才华不凡、相貌出众,于是派人到王家去物色女婿。

消息传来,王家子弟个个紧张,因为郗太尉官大势大,他的千金不仅相貌美丽,而且又有才华、人品又好,是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对象。于是个个穿上最好的衣服,精心打扮,规规矩矩等待挑选。

只有王羲之一点儿也不以为意,他躺在床上吃东西,袒胸露腹,和平常一个样子。

门客向太尉报告了他看见的情形,太尉立刻决定把女儿嫁给这位东床坦腹的青年。

郗家千金为王羲之生了七个儿子、一个女儿,个个都是秀异之士,其中王玄之、王涣之、王献之更与父亲一样,以书法闻名。

王羲之在二十岁就当官了,但他天生浪漫,并不爱京城的生活,当他被派到会稽任会稽内史、右军将军时,就爱上了会稽,便决定在这个远离京城的山水之地终老了。

后来,朝廷派了王述担任扬州刺史。会稽受扬州管辖,王羲之看不起王述,就称病辞官,过起了游山玩水的生活,甚至感叹地说:“我卒当以乐死!”

“我死的时候,一定会快乐地死去!”这是王羲之晚年生活的写照。

资料配图资料配图

历史上的书论家,很少看到王羲之的两面:一面是生活家,一面是文学家。

到今天,王羲之留下的书法,多是与生活有关的。有他写姨母的《姨母帖》,他写给朋友的信《快雪时晴帖》《丧乱帖》《何如帖》,他写给谢安的《寒切帖》,还有最为人熟知的《奉橘帖》,是送给朋友三百枚橘子,应该是自家种的:“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

他写的书法,是在生活里悠游,而不是正襟危坐的技术表现,这正是王羲之伟大的地方。他少年时东床坦腹,晚年自在怡然,是始终一贯的!

他震古烁今的《兰亭集序》,也是从生活出发的,那一年(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约了四十一位朋友在兰亭饮酒赋诗,他们坐在曲水之旁,由书童把盛满酒的觞,从上游漂下,漂到谁的面前,谁就要立刻作诗,作不出来,就罚酒饮尽。

饮宴一天,总共得诗三十七首,为了纪念这场诗酒之会,大家共推王羲之写一篇序。五十一岁的王羲之,书法、文章都达到人生的高峰,又喝了一点儿酒,于是在丝绢上一挥而就,写出了影响中国书法一千六百多年的巨作,正如王羲之所预知的:“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王羲之的书法是生活的,也是文学的。

他在写《兰亭集序》的那一天,写了两首诗:

代谢鳞次,忽焉以周。

欣此暮春,和气载柔。

咏彼舞雩,异世同流。

乃携齐契,散怀一丘。

三春启群品,寄畅在所因。

仰视碧天际,俯瞰绿水滨。

寥朗无厓观,寓目理自陈。

大矣造化功,万殊莫不均。

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

心最后,他在大家的起哄中,登上兰亭,写了序。这篇序会传世,书法极好,还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文章好。这是中国历史上最美好动人的散文,谈宇宙、谈人生、谈兴化、谈无常,文字优美,思想深刻,我每次朗读,都觉得五内震动,余韵袅袅。

我试着来翻译几段: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这一天,天空晴朗,空气清新,春天的风是那么温柔舒畅。仰起头来观照宇宙的广大,低下头来俯视万物品类的繁盛,像这样放眼浏览、舒展胸怀,视觉、听觉都得到无比的享受,真是人间的至乐呀!)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人与人的相会,时间是非常短促的,仿佛一抬眼一低头,一生就过去了。有的人纾解情怀,喜欢和知己倾吐心声;有的人寄情浪漫,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虽然处世的态度相异,喜欢安静和好动浮躁也不同,但他们遇到快乐的事,暂时得志,都一样的心满意足,忘记了老这件事很快就会降临在自己身上。等到过去的追求厌倦了,情感的爱憎随着人事改变了,才会对人生有深深的感慨。从前的欢欣之情,在一抬眼一低头的刹那,已经成为过去的遗迹,对这种变化都不能不兴起感叹,何况是对生命的无常与消失。正如古人所说:“死生是人间最大的事呀!”难道不会感到更大的悲痛吗?)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

(每当看到古人为人生无常发出的叹息,就感到心灵契合,没有一次不对文章悲痛不已,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虽然我早就知道生死一体是荒诞的看法,长寿与夭折相同是虚妄的观点。后代的人看今天的我们,正如现在的我们看古人一样,真是太可悲了!)

这是多么优美而深刻的散文,如果不是浑然天成的文章配上千姿百态的书法,《兰亭集序》不会如此千秋百世地感动我们。

王羲之生在一个尚谈玄学、佛道盛行的时代。他崇尚自然朴素的生活,但他也对情感的流转、生命的无常有深沉的省思,写景抒情,潇洒自然;人生思考,俯仰有情,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当之无愧!

我在绍兴旅行的时候,特别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兰亭盘桓。怀想着王羲之从前与朋友在这里喝酒写诗的情景,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风情,但不管任何时代,对生死无常的感叹,对人生苦短的哀伤,都是感通合契的,“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王羲之早就料到了。

我在竹林中散步,想到王羲之是个书法家,也是文学家,还是生活家,他亲手摘取了自种的三百枚橘子,写了一幅小帖,送给朋友。

橘子早就吃完了,《奉橘帖》却留了下来,生活的美、文学的美、书法的美也都留了下来。书法不能只是练字、文学不能只是练词、生活不能只是过日子……里面还有更深奥的感动。

我翻开王羲之先生留下的字帖,感觉像刚品尝过他送来的橘子,四处滚动着橘子的香气!

————————————

(责任编辑:王艳)

声明:本文已授权腾讯·大楚网《悦·读》栏目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武汉公安局
网上报警网站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台湾自由作家,当代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学者。

《悦·读》官方微信

本期推荐

015期幸福是什么?

时间:2014.9.28 星期天

作者:周国平

亚里士多德说:幸福是人的一切行为的终极目的,正是为了它,人们才做所有其它的事情。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他的意思无非是,人人都想要幸福…… [详细信息]

联系我们

《悦·读》是腾讯·大楚网全新打造的原创读写栏目,重品质,轻阅读;启迪思想、开阔眼界。

合作咨询:027-86799988-965

投稿邮箱:winni@tengchu.com(注明个人简介、联系方式)

大楚《悦·读》交流群:290243463

大楚网悦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