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焦点
1 2 3
新闻头条
我省25个监测的湖泊中,水质为劣V类的4个湖泊竟然都在武汉!昨日,在湖北环保世纪行情况通报会上,与会人士大声疾呼:“难产”7年的《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应尽早出台…[详细]
您知道,享有“百湖之市”美誉的武汉还剩多少湖泊吗?您了解,江城这片“梦里水乡”现存湖泊的面积吗?权威部门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武汉城区湖泊由建国初的127个锐减至目前的38个…[详细]
相关调查
加载中...

碧水连天,荷叶连连,飞鸟蹁跹,群鱼戏水,草长莺飞,夏可摘莲花,捕虾蟹,戏清水;冬可采湖藕,观飞鸟,尝鱼鲜。这不是画家笔下的画图,而是老武汉人记忆中的真实图景。 史料记载,1635年和1904年分别修筑袁公堤和张公堤后,武汉成为水上闹市,“帆樯林立,商贾云集”,茶楼客栈,鳞次栉比,绿荷红莲,乌梢青柳,亭台水榭,倒映水中,水乡风情,秦淮不及…[详细]

从碧波荡漾的湖泊到高楼林立的街市,湖泊的消亡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历程?连日来,记者对武汉的多个湖泊进行了现场踏访,湖泊消失的命运发人深省,幸存湖泊的生存状态让人担忧。 杨汊湖是近20年来较早消亡的湖泊之一。80后、90后的一代武汉人大多已经不知道,今天这个以“湖”命名的地方,曾经是一片湖区,因为杨汊湖早在他们出生前,就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 …[详细]

历史之殇
客观地说,武汉湖泊的大面积缩小和消亡,有着特殊的历史原因。武汉市水务局的统计数据表明,武汉市缩减的湖泊面积有六成是由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填湖造地和围湖养鱼造成的,武汉市的各大湖泊几乎均受波及…[详细]
发展之殇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武汉市逐渐加快旧城改造和城市道路建设,汉口商业中心城市建设步伐加快,用地逐渐向北纵深腹地发展,西北湖、菱角湖附近的复兴村地区、后湖、新火车站等地区逐渐成为汉口开发建设的热点…[详细]
现实之殇
“无论是哪一个年代的填湖行为,都是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进行的。”金伯欣教授分析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围湖造田,其后的围湖养殖,是如此;目前的滨湖地区开发亦是如此。相比较而言,房地产开发利益的驱动就更大了…[详细]
管理之殇
而提起武汉湖泊的保护工作,武汉市水务局湖泊保护处副处长周承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似有许多难言的苦衷。 鉴于武汉市面临的湖泊保护的严峻形势,水务局2008年专门成立了湖泊保护处,湖泊保护处刚成立时整个处室仅有3人 …[详细]

月湖之鉴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跟武汉市的其他湖泊一样,曾经富有婉约情韵的月湖也有着不幸的昨天。但今天的月湖是幸运的,不是每一个湖泊都能有这样的幸运,同时,代价也是沉重的,为了给月湖“洗肺”,前后投入达1个多亿。 月湖毗邻长江、汉水。古时月湖“长八里许,宽以一里计”,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但如今的月湖只剩下60万平方米。在老月湖人的记忆中,月湖水清鱼多,还盛产菱角和藕,特别是月湖的藕,与洪山菜薹齐名,到上世纪末,还属输港物资。上世纪90年代末,水质已沦为劣五类,各种藻类、水草疯长,导致鱼、蚌等水生物迅速死亡,生态链断裂 …[详细]
涨渡湖
该如何保护武汉明眸
涨渡湖位于武汉市新洲区东南端,紧邻长江,是长江中游地区距长江最近的一块湿地。记者实地踏访时,登上堤坝极目眺望,广阔清澈的水面烟波浩淼,时见鸳鸯戏水,水鸟飞过,清新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 武汉市新洲区水务局水资源科科长喻银咏对照着地图介绍,上世纪30年代,涨渡湖面积为150余平方公里。上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人口压力和粮食需求,湖区开始大规模围垦,水面迅速萎缩到40平方公里,与长江的联系被人为切断,湿地功能衰退。“从地图上看,原来的整个涨渡湖水系像一个乒乓球拍,现在的涨渡湖如同乒乓球大小。” …[详细]
梦泽湖
一个关于湖泊的梦想
一个城市开挖人工湖,总是寄托这个城市对于湖泊的梦想。 2006年,随着汉口王家墩中央商务区工程的启动,一则消息传了出来:武汉将在这里开挖第一个人工湖,并将这个尚未动工的人造湖泊定名为梦泽湖。 对于曾经的“百湖之市”而言,这则消息意味深长:古云梦泽就是武汉湖泊的成因之一,它的慷慨馈赠给了这个城市太多的润泽。湖多不惜,而如今,这个曾经湖泊星罗棋布的城市也要人工造湖。 根据规划方案,梦泽湖的开挖地址位于范湖片区,范湖被填没后,武汉又在这个湖泊的消失之地,以更高昂的代价重启一个湖泊的梦想。 …[详细]

护湖人士——一己之力是螳臂挡车 由于多次在深夜只身拦停填湖的拖土车,王志铭因此获得“护湖义士”的称号。 说起自己的这些义举,他感到很无奈:“在别人看来,我的行为有些可笑,有些自不量力,很多时候,我也觉得力不从心,就像一个现代版的唐吉诃德。虽然我暂时制止了一些填湖行为,但实际上并不是我个人的力量有多大,而是填湖者做贼心虚。但个人力量毕竟过于微弱,只有政府职能部门真正负起责任来,护湖治湖才有力量。” …[详细]
专家学者——爱湖护湖是历史担当 “今天的填湖、毁湖行为,是对历史的极不负责,是在提前榨取子孙后代的资源。”采访中,有关专家、学者们表示。 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副所长杜群教授认为,武汉湖泊的填占现象中,以政府主导下的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项目为主。武汉市政府应该给湖泊面积设定一个最低基准线,就像国家对耕地面积一样,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绝不允许突破这个基准线 …[详细]
政府部门——铁腕护湖是城市之幸 在市民的疾呼声中,在省市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下,2005年,武汉湖泊迎来命运的转机。这一年,武汉市被列为国家首批开展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试点的城市之一,该市先后投资数十亿元,相继实施“一湖一景”、“清水入湖”等湖泊治理与保护工程。 2007年底,武汉市又投资30多亿元,启动武汉湖泊保护与治理的最大手笔——“大东湖水网”工程 …[详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