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到:

青山的红房子

顺着武汉青山区建设八路向南走去,一片红砖红瓦结构、三层尖顶、带点俄罗斯风情的红房子引入眼帘。清一色的红色小楼,四合院式的格局,站在高处,犹如一个大大的喜字——这就是武钢最早的家属区,著名的“红房子”。

2012年7月,武汉正式确定青山“红房子片”为武汉16大历史文化风貌街区。尽管如此,这片经过半个多世纪岁月沉淀的红房子,仍旧在荣耀过后终显老态。住户家庭成员增加、居住面积狭小、构造设计上的缺陷都让人不得不感叹,这50年的老房子确实不能住了。

是拆?是留?“红房子”作为独特的工业文化遗产,它将何去何从?


红色的钢城,红色的房

1954年,毛主席批准建立武汉钢铁公司,定址青山,来自全国10多个省的5万多名工人和7万多名家属集结在汉。伴随武钢的建设,武钢生活区相应规划出炉。

武钢作为苏联援华的156个项目之一,在布局设计以及管理流程上都带有明显的苏式风格。武钢生活区的规划,基本上整体复制了新西伯利亚工业区的模式。

据武钢博物馆企业文化部刘方介绍,1956年八、九、十街坊建成,这片红房子成为当时武钢最好的居住小区。红房子全部采用X街坊X门X户的形式统一来编排,这一惯例也沿用到后来的钢花新村和钢都花园。

随着后期的发展,红房子达到十六个街坊之多,总面积50万平方米。红墙、红砖、红瓦、红屋顶、红窗户,每12栋红房子排列成矩形,中央是绿化带。这一团团红色的建筑,守护着武钢人。正是这个原因,这片区域也有了一个更为独特、更直接的名字——红钢城。


看上去很美的红房子

红房子看上去很美。“这里的绿化很好,活动空间大,没有城区里那么喧哗”,老人们对红房子有着特殊的依恋。红房子周围街道绿树成荫,每一栋建筑都前后都种植了繁茂的植物,空旷小广场上年久掉色的亭榭,有些破败却依然实用的乒乓球台,都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悠闲和安逸。

然而,随着人们居住环境的不断改善,红房子的硬伤逐渐暴露出来。红房子是按照苏联地区环境设计,构造强调保暖、防风;在武汉,这让居住者分外憋闷。另外,为节约成本,红房子的屋内墙壁用细竹片做筋,潮湿天气常有墙灰落下。

除此之外,年久失修、雨天漏雨等问题也困扰着住户。九街坊15门7户的李奶奶家里渗水严重,去年刷的墙面已被水渍泡坏,年久失修的屋门想要关上十分困难。12门一楼的房间下雨天常常进水,天花板也曾因潮湿坠落小石块。

一位在这里住了半个世纪的老人说:“红房子从外看很美,但那仅仅是从外边看的。”


无论拆留,都牵挂人心

罗华顺老先生今年已经82岁,他16岁参加工作,1952年调往鞍钢支援东北工业基地建设。1956年,他调回武钢,后任一冶电装工程公司厂长。如今退休的罗老先生和老伴仍旧在这个60多平米的红房子里生活。屋子很干净,家电齐全,现在依然可以满足三口之家的居住。对于红房子是拆是留的传闻,老先生没太在意,这种坦然或是对生活的满足。“我在这里居住了50多年,这套红房子见证了我把一生都献给了武钢“,老先生说。

九街12门的黄爹爹已退休多年,几年前他以2万元的价格买下房屋产权。黄爹爹在家门口搭了个小花园,栽种一些植物。在自家花园前,他拉起家常,“现在不用交租,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时常和老邻居打牌聊天,很安逸。”谈到拆迁问题,黄爹爹倒是十分直白,“拆与不拆都看政府决策,希望尽快有个消息,如果拆迁盼着能有个合理的补偿。”

红房子的住户多是老人,拆迁的话题已经说了有些年头。


曾经的“城市标签”该如何保护?

“一五”期间,我国部分城市建设过程中产生出一批红房子,作为时代的特殊产物,它们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标签。

例如,沈阳铁西工人村是全国最大的工人住宅区,占地1.2平方公里,有住宅楼群200多栋,住户2.7万、9万多口人。现在,沈阳也在探索如何再现铁西工人村的文化格局和环境风貌,重塑历史性的标志街区。

保留所有红房子不现实,保护部分红房子也需要大量资金。红房子何去何从,一时成为让人挠头的问题。

今年年初,青山区在“十二五”规划投资指南上指出:红房子作为独特的工业文化遗产,将成为青山滨江现代服务产业带的重要卖点。7月,武汉正式确定青山“红房子片”为武汉16大历史文化风貌街区。

无论红房子是拆是留,这片建筑是特殊的,也是注定的。它承载了武汉的发展,也成就了武汉的辉煌。五十多年的时间,对于一个时代来说,不长;对于一片建筑来说,不短。它每一个街道每一门每一户都有武汉钢铁工人的缩影,每一砖每一瓦都铭刻着五十多年来武汉变迁的印记。它或许许老态龙钟,或许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但请快步走的时代回头望一下它,回望一下那个时代的见证者。武汉的过去因为有它而精彩,我们怎能舍他而去?

从上学到工作,一直未离开武汉这座城。

阳光明媚的午后她是小清新,暴雨如注的傍晚,亦可变身重口味。爱上这座城就是那一秒的事情,因为没有什么比你身处武汉更能理解武汉,简单、真实、美丽,有点市井,却更加生活。

第一次来到红钢城,是夏日的午后。翠绿的白杨树,红得娇艳的石墙,安安静静街道旁几位老人聊天、下棋、冥想。眯着眼,斑驳阳光洒在脚下;风,穿梭在一栋栋红房子之间。时光流逝五十年,住在这里的人老去、离开,无人问津的红房子,像极了失去风韵的女人,颓然却仍旧遮不住往日风姿。留下,因为她见证了武汉的发展及辉煌;拆去,与其被嫌弃遗忘,不如华丽蜕变。

但,拆了她,谁来给我们讲武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