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合作:027-87797110 | 广告热线:027-87797108 | 客服热线:027-87440917
腾讯·大楚网湖北地方站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理论被斥导致金融危机 哈佛大牌教授遭罢课风波

2011年11月16日03:45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深秋的哈佛校园里,经济学教授格里高利·曼昆或许刚刚遭遇了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对于全世界很多经济学课堂里的师生来说,曼昆绝不是个陌生的名字。他是学术界的“大牌明星”,未满30岁时就已成为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他曾经担任小布什政府的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2006年,又出任现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经济顾问。

但如今,闪闪发亮的光环却无法帮助这位53岁的教授留住自己的学生。美国波士顿当地时间11月2日中午,在其著名的“经济学十讲”课堂上,约70名学生起身离开,以“罢课”表达他们“对于这门导引性经济学课程中根深蒂固的偏见的不满”。

为了详细论述自己的罢课理由,他们甚至发出了一封《致格里高利·曼昆的公开信》。信中,罢课者不无忧虑地表示:“如果哈佛不能使学生们具备关于经济学之更广博与更具批判性的思考,他们(哈佛毕业生)的行为将会危及全球金融体系。近5年来的经济动乱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就在当天晚些时候,年轻的罢课者们加入了“占领波士顿”的示威队伍,代表社会中的“99%”,挑战“那1%的贪婪与腐败”。

尽管曼昆曾被学生看做“或许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但眼下,聪明的教授搞不定坚定的学生。有人形容,他的背影甚至“比校园草坪上的落叶更落寞”。

“很遗憾他们错过了这堂课。”这位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这堂课的主题是‘不平等’,包括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而这些本可能是抗议者们感兴趣的话题。”

“我预感到今天可能有人会离开得早一点”

事实上,早在“经济学十讲”于当天12点05分开课前,战斗的号角就已经吹响。

11月2日凌晨两点多,写给曼昆教授的公开信被悄悄发布在哈佛校刊的网站上。

这简直就像在平静的海洋里发射了一颗鱼雷。“经济学十讲”名头响亮,据英国《每日邮报》介绍,它是整个哈佛修读人数最多的一门课,今年超过700人,大部分都是大一新生。由于普通教室难以容纳如此多的学生,每一年,上课地点都被安排在可容纳1000人的“桑德斯剧场”。就在一个多月前,那里还举行过著名的“搞笑诺贝尔奖”颁奖仪式。

可如今发生的事,却没法让人觉得“搞笑”。有学生发现,部分专业在大一时必须修读一门经济学导论课程,但除“十讲”外唯一可供选择的“经济学批判”却隔年开设一次,从而导致曼昆成为2011年度唯一的选择。

在学生们看来,这位“保守派”教授并未采取一种无偏见的观察经济学的视角。他们在公开信中说:“您的课程中不涉及第一手资料,学术期刊中的关键文献也并不充分,因此我们几乎无法接触其他可供选择的路径来研究经济学。认为亚当·斯密的经济学原理就比其他任何理论,例如凯恩斯的理论更重要、更基本,这是毫无道理的。”

可抗议很快就得到了反击。就在公开信发表9个小时后,2012级学生杰里米·帕塔什尼克在同一个网站以一篇名为《保卫“经济学十讲”》的文章作出回应。

尽管身为校刊的幽默版编辑,但帕塔什尼克在这篇“略显冗长”的文章中完全抛开了诙谐的笔调。在他看来,这门课并不试图解决社会问题,而只是将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介绍给学生。这几乎与罢课者所观察到的曼昆完全相反。

他们的争论还来不及得到解决,12点刚过,“经济学十讲”开始了。

像往常一样,曼昆穿着深蓝色西装,站在剧场深红色的舞台上。早在几天前,他就得知自己的课堂上将爆发一场颇具规模的抗议活动。因此,课程开始时,他首先宣布了自己本周将于何时空出时间与学生进行交流互动,而在过去,这本来是每堂课快结束时的内容。

“但我预感到今天可能有人会离开得早一点。”教授幽默地说。

就在十分钟后,三名坐在第一排的学生突然穿好外套站了起来。这也许就是罢课者约定的信号,紧接着,更多的学生安静地走出教室,大多数人只是拿着书包,但也有人举起了一张标语。

曼昆暂停了讲课,绝大部分人仍然坐在位子上,有人向罢课学生报以嘘声。而令曼昆感到安慰的是,在约70名学生离开教室后,一些他曾经教过的学生相约走进这个课堂,“以表达对我的支持”。

罢课学生们在剧场外的大厅里围成一圈,组织者瑞秋·桑德洛-艾什在此发表演说。在这个一头棕色长发的大一女孩看来,这个社会变得如此糟糕,充满不公,哈佛毕业生也在其中同流合污,“但哈佛的学生不会再这样做了,我们要去做些真正的好事,而不是只为了个人获得几百万美元!”

“不义之财被掌握在最富有的美国人手里,这就是由曼昆他们的理念运作成功的”

曼昆很有可能为自己刚刚遭遇到的一切感到委屈。

《哈佛经济学笔记》的作者陈晋,曾在2007年旁听过这位大牌教授的“经济学十讲”。如今被罢课学生们错过的“不平等”讨论,陈晋曾在那年的圣诞节前经历过一次。

在课堂上,曼昆连续介绍了5种不同观点:约翰·密尔认为,1美元对穷人比对富人更有用,为使社会效用最大化,应该向富人征税,然后转移给穷人;保守派功利主义者则主张降低税率累进程度,以免“再分配”过于打击工作积极性;自由派功利主义恰恰相反,他们呼吁提高税率累进性以增加社会整体福利;罗尔斯提出了“社会保险”概念,试图让不幸人群过得别太糟糕;自由至上主义者却相信,只要过程公平,不管结果多不公平都可以接受。

在一位哈佛大学经济系的学生看来,如果曼昆愿意在课堂上继续这个讨论,他很可能抛出在为《纽约时报》撰文时的想法, “第N次”强调给富人加税将带来巨大副作用。他一直强调,提高边际税率将减少富人的工作积极性,从而减少全社会的产出和生产力,而这不见得是件好事。

可直到今天,陈晋仍然记得,在2007年的课堂上介绍完5种不同观点之后,“语速快到无法控制”的曼昆并未明确表示自己的立场,“这是他的特点”。

哈佛毕业生理查德5年前也曾在这间深红色调的剧场里修读“经济学十讲”。那时,他并不觉得曼昆会将“观点往某个方向上引”,甚至恰恰相反,由于经常在曼昆的博客里看到他转载各种批驳自己的文章,这位教授留给理查德最大的印象是,“他是个挺讲道理的人”。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位长期为共和党政府服务的“高级智囊”总是将立场收在身后。

去年,18岁的中国姑娘马悦然自北京人大附中毕业后进入著名的哈佛大学经济系。她还记得,在一堂“收入差距”的专题课中,曼昆曾经提到,过去50年中,1%美国富人享受的税率相对其他阶层来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略有增加 。当时,他并没有为社会如何进行再分配提出一个好办法,但也不认为税收就能一口气解决贫富差距。

在这位经济学家看来,知识和技能愈加重要是造成贫富差距扩大的重要原因,教育发展的速度不及知识回报率的增长,因此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变得愈加富有,而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则相对贫穷。

或许正因如此,曼昆今天被当成了“箭靶”。在离开罢课现场后,组织者加布里尔·白瓦特毫不掩饰地告诉围在旁边的同学:“曼昆教授曾为布什政府工作,很明显,他是个保守派。他所持有的观点正导致2008年金融风暴的发生。”

“不义之财被掌握在最富有的美国人手里,”白瓦特又补充道,“这就是由曼昆他们的理念运作成功的。”

不过,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曼昆只不过是经济学入门课的老师而已。理查德就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忆起,这位学术界的大明星语速过快,“不算风趣”。因此,理查德和室友常常逃课。传说中,因为逃课人数太多,这位鼎鼎有名的大教授甚至不得不撤掉每星期在网络上更新的课堂视频,寄希望以此提高“上座率”。

这一切都让人觉得,站在讲台上时,曼昆和其他老师没什么不同。有人甚至据此得出 “令人欣慰”的结论,“原来大牌背后也有Loser(失败者)的一面。”

在哈佛“学到的重要一课就是对一切结论持怀疑态度”

从曼昆课堂上走出来的学生,有一些回到了他们的祖国。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终身教授王一江、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都曾在20世纪80年代修读过曼昆的“宏观经济学”。

那时,这个20多岁的老师,甚至比班上很多学生还要年轻。

后来,由曼昆撰写的入门级教材《经济学原理》被翻译成20种文字,在全世界销量逾百万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来到中国。

备受瞩目的曼昆课堂风波,很快漂过太平洋,到达彼岸。从一封邮件里读到“罢课”新闻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陈平在网上转发了《致格里高利·曼昆的公开信》。“中国经济学界的教师和学生们应该读一读这封信,”陈平说,“曼昆的教科书在中国经济院校的影响比美国还大。”

当年轻的哈佛校友们正在轰轰烈烈地罢课时,中国经济学家樊纲正在夏威夷州首府檀香山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樊纲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回答,“学生认为他讲的东西无法解释和解决不平等问题,的确是现代主流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局限。”

至少在眼下,没有谁能为这场风波画下一个句点。

轰轰烈烈的“罢课行动”刚结束,波士顿的抗议者就走进大学,发起了“占领哈佛”的行动。数百名包括学生在内的示威者在被秋叶覆盖的操场上搭起几十顶帐篷,他们手里高举着红色标语牌,“我们希望大学能为99%的人服务”。

“占领活动”以一种不太欢乐的方式进入学生们的生活。示威者占领了校园,马悦然和她的同学们不再像原来一样,可以方便地穿过院落和教学楼。校警在校门处严格把守,查看证件,严禁外来人员入校,老师和学生不得不在校门外排起长队。

这个长头发的中国女孩对此并非全无抱怨,但“他们提出的问题带给我们有益的反思”。而在哈佛这座古老的校园里,她与所有学生一样,“学到的重要一课就是对一切结论持怀疑态度”。

在经济系,她能找到很多好样板。劳伦斯·萨默斯曾先后任美国财政部部长、哈佛大学校长。但当他站上讲台时,经济系的普利切特教授总是坐在台下的第一排,当萨默斯与自己意见相左时,普利切特就会在全体学生的面前,以“我不想占用你的课堂时间过多,所以长话短说”作为开头,郑重其事地逐条反驳萨默斯的观点。至于萨默斯,也是如此。

但这并不妨碍两个人的友谊,他们总是准时出现在对方教室里第一排观众席上,是彼此最好的听众。

对于不同意见,曼昆也抱持着相似的态度,他将支持罢课与保卫“经济学十讲”的几篇学生文章都放进个人博客,同时向媒体表示,“我尊重抗议者的活动”。

去年,由于不支持给富人加税,曼昆被一位著名政治评论节目主持人讽刺为“自封的富人”,他同样将视频转载到博客,还在新生讨论课上与学生们饶有兴味地再次收看了一遍。

围绕曼昆及其观点所带来的纷扰,并不会很快过去。就在波士顿时间11月15日,曼昆和马悦然班上的同学一起,在学校附近著名的“燕京”中餐馆吃午饭。这时,一位“打扮奇异”的学生冲了进来,他挑衅地对着曼昆大喊:“曼昆教授,你唯一能占领的就是我的心!”

曼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这个小插曲前正在讨论的话题:他非常支持解决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但眼下,“我们还不知道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即便对于学生来说,罢课恐怕也不是一个很快就能被遗忘的话题。当被记者问起,“罢课”风波是否会对70个罢课者的分数产生影响时,学生们恐怕应该对这位老师现在放出的信号提高警惕。

“不会直接影响。”曼昆一本正经地回答,“只不过,那堂课上的内容会被写进下次考试里。”

关注微信,享受大楚新折扣。
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推荐:【大楚商城】男女各式羽绒服3折起 【冬日护理】冬日如何保湿护肤

推荐微博:

  • 魅力江岸

  • 武汉妇联宣传部

  • 武汉希望工程

  • 新华湖北

  • 江城故事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varess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