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氰胺:三鹿毒奶粉事件回顾

【事件回顾】2008年9月,三鹿生产的婴儿奶粉,被发现导致多位食用婴儿出现肾结石症状,“三聚氰胺”事件爆发。据卫生部通报,截止2008年12月底,全国累计报告因食用三鹿牌奶粉和其他个别问题奶粉导致泌尿系统出现异常的患儿共29.6万人。

三鹿毒奶粉事件迅速扩大,越来越多患有肾结石的婴儿被发现,广东也陆续收治相关病例。而在事件被最早曝光的甘肃,已出现与三鹿奶粉密切联系的死亡报告。前日,三鹿公司先是矢口否认,但很快就改变说法,承认奶粉受到污染。三鹿公司给出调查结果,所谓污染是由奶农在原奶中掺加三聚氰胺造成,石家庄还据此传唤了嫌疑人员。事态目前在国内继续蔓延,这场危机闹得沸沸扬扬。

对三鹿公司来说,眼下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致命的。在过去的数十小时内,这家曾经享有“国家免检产品”等诸多殊荣的奶制品企业异常焦虑,立场反复更迭。尽管三鹿公司急于与事件撇清关系,试图从生产方面证明自身的清白,不过从密集披露的信息看,它的解释存在着许多自相矛盾之处。它正在进行的危机公关处置令人心意难平。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08年上半年,全国至少有8个地方的医院分别收治了少则3例、多则20例的肾结石婴儿;江苏某医院医生认为婴儿结石病呈暴发之势。而在这些不幸的病例背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三鹿奶粉。然而在接报和投诉之后,无论是监测机构还是三鹿自检,都给出了奶粉合格的检测报告。逐渐浮现的证据证明,就在家长们普遍怀疑却被敷衍的同时,三鹿已经知道奶粉有问题。

早在08年3月中旬,三鹿公司就接到消费者反映,有婴儿吃了婴幼儿奶粉后,竟然表现出肾结石症状。而据财经网消息,该公司的销售代表在6月份就明确获悉奶粉被污染,然而并未采取公开的挽救措施,仍然如常出售。再据三鹿公司的说法,在8月1日就知道原奶中被加入了三聚氰胺。然而,所有这些信息并没有在当时公布,一再延误。对此中隐瞒的缘由,三鹿公司拒绝回应。

如今,三鹿公司将全部责任推给“不法奶农”,试图与其相切割,大有将事故责任甩给别人的意图。可是,这仅仅是三鹿公司单方面结论。退一万步讲,即便假设其成立,为何三鹿公司在收购环节未曾有丝毫发觉?而三聚氰胺能通过三鹿公司自称的1100多道检测程序,生产环节怎么会毫无干系?国家权威结论尚未形成,三鹿公司却抬出“挡箭牌”,再加上此前的有意瞒混,大有转移问题焦点的嫌疑。

对于生产上的责任故意回避,在毒奶粉造成不可逆转的危害后,又以虚假的态度混淆舆论,三鹿公司可以说是一错再错。甚至,被三鹿奶粉伤害的婴儿和家庭都听不到一声道歉。三鹿为求自保,似乎一切手段都能采用,唯独漠视人命。在封存和收回数千吨问题奶粉后,对市面上残存的700吨毒奶粉迟迟不加有效干预,它们流通的地区、产品批次等关键信息统统压着不报,对可以救命的预警视而不见。

如果按照三鹿婴幼儿奶粉“U配方”系列的规格,一听奶粉900克,700吨问题奶粉就可以分装70多万桶。如此换算,并非要激起恐慌,而是说明显而易见的危险性。这种危险分布在农村或信息闭塞之地。从三鹿公司迄今的言行看,并没能从生产商应有的责任出发给予缓解。为减少毒奶粉的社会危害,让民众充分了解危险的程度及广度极其紧要,三鹿公司从一开始就漠视消费者权益,无视自身问题产品可能造成的生命危害。

卫生部已证实,三鹿奶粉中的三聚氰胺造成婴儿的泌尿系统结石。这等于初步坐实了三鹿公司的责任。余下的将是对责任的分配和相应的惩罚。“奶农投毒说”也将接受审核,以判断它的真假。“结石婴儿”事件也显露了质检等政府监管力量的冷漠,但追究全面责任的前提是盯牢问题的核心,亦即着重识别三鹿公司的所作所为。可以确定的是,毒奶粉的受害者还将增加,但三鹿公司绝非受害者。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被判无期徒刑

2009年1月22日,河北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就三鹿毒奶粉系列刑事案件作出一审宣判。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三鹿集团其他三名高级管理人员王玉良、杭志奇、吴聚生则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有期徒刑八年和有期徒刑五年。三鹿集团同时被判罚金4937万多元人民币。

赔偿问题可能延续很长时间

分析人士估计田文华不大可能上诉,因为三鹿毒奶粉案件所造成的伤害和激起的民愤之大十分少见。田文华被判无期徒刑,已属死里逃生,她应该不会再以上诉的行动挑战社会情绪。

今年67岁的田文华1966年毕业于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兽医专业,1968年分配到当时的石家庄市牛奶厂(三鹿集团前身)工作。她从给母牛喂食、接生等最基层的工作做起,逐渐走上领导岗位。1987年,田文华晋升为这家企业的一把手。在田文华的领导下,三鹿婴幼儿奶粉曾连续15年全国销量第一。田文华也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女企业家、全国质量管理先进工作者等100多项荣誉称号,并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后,各地公安机关共立案侦查与三鹿奶粉事件相关的制售有毒有害食品等刑事案件4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42名,逮捕60人。

分析人士指出,田文华等人被判刑后,舆论下一步将关注有关三鹿毒奶粉受害者的赔偿问题。由于受害者众多,伤害后果难以评估,赔偿问题可能会延续很长时间。

三鹿集团等22家责任企业已经表示愿意主动承担赔偿责任,对近30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22家责任企业还共同出资建立了医疗赔偿基金,患儿今后一旦出现相关后遗症,发生的医疗费由该基金给予报销。新华网报道说,22家企业的医疗赔偿资金已全部筹集到位,近日将通过多种渠道发放到患儿监护人手中。

本月15日,首例三鹿奶粉致死婴儿移凯旋的家属在兰州决定接受20万元人民币(约4万4400新元)的赔偿方案,放弃诉讼。不过,有213名毒奶粉受害者的家属,在法律援助团的协助下,向最高法院提出共同诉讼,索偿总额3600万人民币(786万新元),其中死亡病例索偿达50万人民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zoez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