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湖北卖肾江湖:12人团伙8个月非法牟利98万

2014年8月12日,湖北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在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一个12人的跨省贩肾团伙现身公众视野。在卖肾江湖里,卖肾者转身变参与者,受害人变成罪犯,似乎已成为一条有迹可循的规律,同时也是这个浑水江湖不易干涸的重要原因。

案件中,黑手术的医疗团队多来自正规医疗机构,其中一名麻醉师被判刑。他的父亲接触过卖肾的年轻人,他说有的年轻人卖肾就是为了玩。庭审中,法官曾问其中一个:你为什么卖肾?回答是:“没有工作,要吃饭,上网没钱。”“卖肾的钱,干什么了?”回答是:“上网了,玩了。”

据统计,我国一年依靠透析维持生命者超过100万人,而每年合法肾移植手术却不足4000例。不可否认,正是这样的市场需求,才出现了肾脏买卖这样的变态江湖。

湖北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

12人团伙8个月非法牟利98万

8月15日,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开发区栗庙新村。一排排整齐的别墅式私房,电线杆上凌乱的房屋出租广告以及空荡荡的街道,整个村子静谧而神秘。

1××9号是栋3层小楼,二、三层装了防盗网。正门口仅有半副对联,大门紧闭,门前尘土厚积,显然多日没有打扫。2013年8月17日,武汉警方从这栋房子里揪出了一个卖肾团伙,其中有医生、护士、麻醉师,有组织者“肾头”、介绍生意的中介,还有提供肾脏的“供体”和接受肾脏的“受体”。当时这里正准备进行手术。

房东舒先生说,2012年10月6日,一个叫朱跃周的年轻人,自称搞服装批发,租房子是想做仓库,一年租金32000元,朱跃周搬进来时,还带着缝纫机。

一想到这些贩肾的在隔壁的房子里,血淋淋地做了那么多摘除、移植人体器官的手术,附近住户心里就觉得瘆得慌。

尽管是黑手术,却有一个专业医疗团队

8月12日,武汉市江夏区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12名被告人均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主犯邓大伟、陈飞鸿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7年和6年。

那个出面租房的年轻人朱跃周是邓大伟的司机,属于从犯,被判入监1年8个月。

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底至2013年 8月间,“肾头”邓大伟、主刀医生陈飞鸿与“许喆”(另案处理)合谋通过给他人进行肾脏移植的方式出卖人体器官。35岁的邓大伟负责购买手术器械、药品,并租赁江夏区藏龙岛开发区栗庙新村1××9号私房作为手术室,45岁的陈飞鸿担任主刀医师实施肾脏移植手术。

尽管是黑手术,但却有一个相对专业的来自陕西的手术班子:在医院现职担任助理麻醉师的彭会议被请来负责手术麻醉,干过医生的姚保飞担任手术助手,鲁梦梦、耿方方担任手术护士,负责手术准备和辅助工作。

肾脏买卖双方都来自网络联系,由张丰、黄邦海、欧海明三人通过聊天软件联络供体和受体,朱跃周负责租车接送,由边成福、潘帅对手术后的“供体”进行看护。值得一提的是,除过组织者邓大伟、医生陈飞鸿,其余10人大多属于80后,其中潘帅最小,1993年出生。

短短8个月,这个12人团伙实施6次犯罪,成功4次,1次因供体身体状况不好而犯罪中止,最后一次因警方介入而犯罪未遂。该团伙每次收取“受体”17万元至36万元不等的费用,共非法牟利98万余元。

卖肾的后来“也入了伙”

上述团伙中,边成福实际上最初是个“供体”。邓大伟通过互联网中介和其联络,找到“受体”后,2013年1月,陈飞鸿和他的“手术团队”在这间手术室中将边成福的右肾移植给“受体”,收费17万余元。事后,邓大伟通过“许喆”支付给陈飞鸿8万元(陈称只拿到5万元),卖肾的边成福却只得到3万余元。其余,彭会议8000元、姚保飞1万余元、鲁梦梦3000元、朱跃周5000余元,余款都归了邓大伟。

几乎在几天后,第二例手术完成。潘帅将自己左肾以3万元的价格出卖,邓大伟收了20万余元。事后,邓大伟仍通过“许喆”支付给陈人民币8万元(陈仍称只拿到5万元),彭、姚、鲁、朱四人跟上次拿的一样,余款被邓大伟分得。

第三个卖肾的年轻人叫张丰,价格还是3万余元,手术安排在2013年二三月,在手术准备中,陈飞鸿查阅体检报告发现张丰的肾脏为双支血管,手术风险较大,放弃了手术。

2013年4月30日,第四起交易进行,这次是一个姓周的年轻人,其出卖左肾还是3万元,邓大伟收费25万元。这回,最初的两个卖肾者边成福和潘帅一起加入了团伙,成了“看护”。陈飞鸿分得8万元,彭会议、姚保飞各1万元,鲁梦梦、耿方方各3000元,边成福、潘帅各2000元,朱跃周5000元。

大家都尝到了甜头,“队伍”在壮大

四次交易,尽管一次中止,但“受体”所出的价钱已经从17万涨到25万,大家都尝到了甜头,而“队伍”却在壮大:卖肾未成的张丰很快加入进来,和一个叫黄邦海的人一起成为外联中介,专门在聊天软件群联系“受体”和“供体”。去年7月7日,在这间“黑手术室”里,又完成了一例手术,收费36万元。仅仅不过半年,手术费已经翻了一番多。

或许是“受体”钟某肯出钱,这次交易还提供了“后期服务”——术后,钟某被送至一正规医院进行康复治疗。现场分钱——陈飞鸿8万,彭会议2元,姚保飞1万,两个护士各4000元,两个“看护”各2000元。

同是中介,但黄邦海因成功联系肯出大价钱的“受体”,提成6万元,而刚入伙的张丰联系“供体”只得到1万。因为在当下这个“卖肾江湖”,愿意出卖自身器官的供体相对容易找到。

司机朱跃周,尽管只负责外围接送,但每次交易包括受体、供体、医护在内的所有人,都必须由他接送,干系极大,所以每次邓大伟至少都分给他5000元。

2013年8月,张丰和一个叫欧海明的新加入者,再次联系好了“供体”杨某和“受体”袁某。8月17日,警方接到举报,赶到手术室,将邓大伟、朱跃周、潘帅及正在进行手术准备的彭会议、姚保飞、鲁梦梦、耿方方当场抓获,并在附近一旅馆内将欧海明抓获。而正在等候任务的“看护”边成福,警察找到他时,正在一网吧打游戏。逃回陕西的陈飞鸿,同年8月26日在省人民医院被抓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bellayu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