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首女子半夜死自家床上 因炫富被劫杀(图)

热点资讯荆州新闻网 [微博] 微博2014-09-23 11:43
0

石首市新厂镇马某今年四十岁,家就在街上,因为丈夫常年在外做工程,家境还算殷实,她没事就在街上打打牌,日子倒也过的逍遥自在。可在今年6月的一天,意外发生了。

意外发现全裸女尸

今年6月19号,石首市新厂镇的老张突然接到了一个从内蒙古打来的电话。这个电话是邻居马某的丈夫打来的。电话里,对方告诉老张,今天上午,他爱人的母亲来家里看女儿的,谁知家里没人,打电话也不接,非常蹊跷。

因为女儿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马某的母亲立即给远在内蒙打工的女婿打了个电话,想到平日里,老张和马某的关系还不错,没事经常在一起打牌,吃饭。女婿便联系上了老张。不过,老张说,虽然昨天晚上他们的确在一起吃过饭打牌,但今天却也没看到马某出现过。

深夜11点,老张带了几个同伴,从马某家的院墙翻了进去,走进大厅里,大家看到马某的摩托车还在家,这么说人很有可能就在楼上。等老张一行人来到马某平常住的房间外后,发现门已经紧锁。而接下来的发现,让所有人吓得大叫了起来。他们透过破裂的玻璃窗看见,马某脸部全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个脸部全黑的这个人会是昨天还在和大家在一起打牌吃饭的马某吗?深夜里突然发现的死尸,让整个现场都变得诡异恐怖了起来。

马某的家位于集镇中心的一个丁字路口,两间三层楼房,与新厂镇派出所仅有百米之遥,所以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刻赶了过来。因为大门紧闭,侦查员通过技术开锁进入了现场。

突发疾病还是他杀?

经过初步勘察,躺在床上的尸体正是马某本人,而她全身赤裸,身上只盖了毛巾被,家里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抽屉柜子也没有被人强行翻动过。这让让现场勘查的民警非常疑惑。

难道说马某的是突发疾病自然死亡的吗?为了了解更多的线索,警方随即与她的丈夫取得了联系。丈夫称,前段时间,马某称自己头疼,准备去看病。

就在大家为这可能不是一起凶杀案,稍微松了一口气时。现场勘查的侦查员又有了惊人的发现,那就是在死者的颈部和膝盖部位有一定的伤痕。另外,死者尸体躺在床上的样子在侦查员看来也非常蹊跷。

此外,细致的侦查员还发现,房间的地板是水泥地,并不是木质地板,但在死者床边并没有拖鞋,但死者的脚底却非常干净。

现场种种诡异反常的现在,让警方感到马某的死亡很能不是突发疾病这么简单。随后,经过法医更科学的勘查,马某的真正死因被查了出来。石首市新厂镇所长赵自高告诉记者,通过后期尸检,后期有一个明确的鉴定意见,因机械性窒息死亡。”

这就是一起谋杀案,而且,马某是被人杀害后抱到床上来的。因为,警方在厕所里发现了马某的拖鞋,那么厕所很有可能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一个疑团解开了,但杀人凶手是谁?他为什么作案?更多问题萦绕在了办案民警的心头。

为了找到更多的线索,民警首先在案发现场周围展开了摸排走访,而且,很快就找到了一条非常有用的线索。当天晚上有群众称,听见一个玻璃的响声,最后喊了一声“救命”,就没有任何声音了。因此,怀疑案发就在晚上九点半以后。”

确定了案发时间后,警方加强了对现场的勘查。死者住的房子共三层的,不过,前门的卷闸门并没有任何被撬动过的痕迹,而后面院子,四周都有围墙。民警分析,嫌疑人既然能顺利进入屋内,应该对环境还比较熟悉,所以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警方立即对马某的社会关系展开了调查,经查,马某平日里比较喜欢打牌,交际甚广,并且为人和善,并没有和谁结过什么梁子。

通过调查,仇杀的可能性很快就被排除了。而死者死亡时全身赤裸,这又说明了什么呢?难道死者的死亡和她的感情生活有关吗?根据尸检结果,死者马某在死前并没有受到男性侵犯。在排除情杀的可能后,这样分析下来,财杀的可能性骤然上升。

可令人感到疑惑的是,除了死者身上的钱财被拿走以外,卧室的其他地方并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嫌疑人甚至连死者家里的部分现金都没被拿走,如果这个杀人凶手真的是为财而来的,那他又为什么会放过那么多的财物呢?

支撑财杀的依据又明显不足,在案发了24小时之后,案件性依旧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办案民警感到了案件的复杂,同时心头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调查陷入僵局 凶手究竟是谁?

丈夫常年不在家的女子,裸死在了自家的床上,这情况看似情杀,实则不是情杀。说嫌疑人拿走了死者的金银首饰属于财杀吧,可死者家里其他的财物还在,这又作何解释呢?尽管犯罪嫌疑人的动机此时还无法查明,但死者家中丢了部分钱财和金银首饰这是事实,警方立即决定,换一种侦查方式,从这些丢失的物品中寻找突破口。

事不宜迟,警方立即对马某丢失的金银首饰、银行卡等物品进行了布控调查。通过调查,马某一张银行卡在案发后,6月18号的晚上11点多钟,在石首大垸邮政储蓄所,有过取款的记录,但是没有成功。

新厂镇与大垸镇很近,从新厂镇骑车过去也就十几分钟,而记录显示的取款时间是在案发晚上的11点50分,这与之前推断的作案时间基本吻合。警方立即调取了大垸邮政储蓄所的监控录像,可是大垸的银行监控探头,却给石首警方开了个玩笑。因为该处是一个老样的取款机,正面没有监控摄像头,只有一个侧面的画面,调取的资料很模糊。

无法看清取款人的体貌特征,警方只好将监控截图给死者的朋友进行了辨认,大家都称不太熟悉。嫌疑人既然在大垸镇取过钱,那么他在来取款或者离开的路上,肯定会被某个监控捕捉到,警方循线追踪,调集了当晚大垸镇的所有监控录像。通过录像资料反映,取款人是在大垸消失的,12点钟以后,此人并没有再出现。

取款人当天晚上没有返回新厂,这也就是说,凶手可能是大垸镇人,或者藏身大垸。除了嫌疑人大垸镇这条线索,在前期查明是熟人作案的基础上,警方又从嫌疑人的性别、年龄以及体貌特征等方面展开了调查。犯罪嫌疑人将马某活活勒死了,而且作案后很冷静地清理了现场,如此分析,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心里极为成熟的中年男子。

根据嫌疑人是翻墙入室的推断,警方对院墙周边进行仔细勘查后发现,死者马某的后院内搭有两个油漆桶,而院外,因为是新修的路面,其地平线比院内高,警方据此分析,嫌疑人是从院外公路上翻墙入院,然后从院内的油桶上翻出,而根据院墙的高度,警方大致推断出了嫌疑人的身高。而根据之前的调查,有人听到过死者家里有玻璃破碎的声音,并且在死者家的卫生间,的确有玻璃碎渣。很显然,案发当时,死者有过抵抗,这也就是说,嫌疑人很有可能受过伤。

警方立即对卫生间内的可能留有的生物检材进行了搜集,并立即到了荆州市公安局进行比对。同时,将嫌疑人受过伤也纳入了调查摸排的范围。

很快,石首警方在现场提取到了嫌疑人的生物检材,并将这些生物检材送到了荆州市公安局进行化验比对,另一方面,依据嫌疑人的身高、年龄和受过伤这些特征,警方围绕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展开了大范围的摸排。

警方调查发现,案发前一天,也就是6月18号,死者整天都在镇上的一家茶馆里打牌,和几个朋友吃完晚饭后,在九点多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随后,警方对死者生前最后的接触人,以及近来所有与死者打过交道的人一一进行了摸排调查。

就在办案民警感到一筹莫展的时,一条群众的举报信息打破了案件侦破的僵局。有人反映,死者生前一个姓丁的朋友,前段时间不在家,在案发期间回到了大垸,而且身上还有伤。更可疑的是,其他朋友知道马家出事后纷纷赶来慰问,而单单这个丁某却选择避而远之了。

而且丁某的身高也与警方估计的犯罪嫌疑人的的身高差不多,外貌特征、时间、地点一一吻合,再加上反常的行为,他立刻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丁某会是杀人凶手吗?对于自己的伤情,他又会做出怎样的解释呢?办案民警立即对他进行了传唤。丁某称自己的伤是被农用车刮伤的。

因为丁某口中说得头头是道,在加上证据不足,所以在采集了他的生检材后,就让丁某回家了。不过,很快从荆州市公安局传来消息称,石首警方之前在案发现场提取到的疑似嫌疑人的生物检材,与后期摸排的一名男子比对上了。而这名男子,就是丁某。

打工仔“锁定”炫富女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荆州和石首两级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是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就是丁某,但这一结果让侦查员感到吃惊,因为在提取丁某生物检材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而且还在淡定自如地和警方周旋,可想而知,这人的心理素质非同一般。

经查,丁某从仙桃来石首几年后,与新厂镇一女子李某生活在了一起,警方立即与李某取得联系,可是李某却反映说丁某已经离开了新厂。警方立即兵分两路展开追查,一路前往丁某的老家仙桃进行调查,另一路到贵阳对丁某进行布控。

不过,民警在贵阳对丁某的进行审讯时并不顺利,他矢口否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丁某随即被带回了石首,在铁证面前,他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嫌疑人丁某终于落网了,但这个结果这让很多乡亲感到不解,因为他和死者马某的丈夫是很要好的朋友,平日来往也比较密切。那么,丁某为什么要残忍的将马某杀害呢?是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恩怨或者瓜葛呢?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死者马某虽然为人和善,但平时比较喜欢炫富,而且其丈夫常年在外地做工程,在外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富婆。而犯罪嫌疑人丁某,常年在新厂镇收购废品之后转卖到潜江、仙桃一带赚取差价,就在案发前几个月,因为废品收购生意不好,他的手头有些紧。

就这样,穷困潦倒的丁某盯上了炫富的马某。 6月18号的晚上,丁某选择到马某的家里实施盗窃。到达马某的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看到马某的家里没有亮灯,丁某便从院墙翻了进去。就在这个时候,马某和几个朋友吃完晚饭,也回到了家。

回到家之后,马某习惯性地到卫生间准备沐浴,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危险正在一步步向她逼近。

丁某也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去关灯的时候,马某觉察到了屋里的动静,并且发现了丁某。见自己已经暴露,丁某立马冲上前去,一个手抓马某的头发,一手捂住了她的嘴。

勒死了自己的朋友,丁某的顿时慌了神,这时候,他又做出了一个反常的举动。在清理完现场之后,丁某将马某身上的金银首饰、现金以及手机等物品带走,随后骑车到了邻近的大垸邮政储蓄所取钱。

拿到变卖金银首饰的钱之后,丁某故作镇定,回到了新厂,在被警方调查一番后,他以打工为由远赴贵州,选择了逃亡。但他没想到的是,石首警方还是很快就把他抓捕归案了。现在,丁某即将面对法律的严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lwx]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