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人数最多涉黑团伙受审 “黑老大”写2首诗

热点资讯长江日报2019-05-23 08:18

5月21日晚10时许,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随着审判长最后一次敲响法槌宣布休庭,备受社会关注的周闯等38人涉黑案庭审结束。

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多名被告人当庭落泪,包括首犯周闯在内的38名被告人当庭悔罪悔过,恳请法庭宽大处理,周闯表示:“悔恨不已,决心痛改前非,积极改造自己。”

该案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是鄂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涉案人数最多的一起涉黑案件,群众关注度高,社会影响较大。

为争夺"江湖地位"豢养打手

公诉机关鄂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世纪90年代后期,被告人周闯为树立恶名,争夺所谓“江湖地位”,开始豢养打手,先后将社会闲散人员范某某、熊某某、徐某某等人招至麾下。1997年4月,周闯指使范某某伙同徐某某等人持刀将一人砍成重伤,标志着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形成。

此后,该组织不断发展壮大,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比较稳定,人数众多,有比较明确的层级,并在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过程中形成一定的组织纪律、活动规约。该组织要求组织成员不准吸毒,避免打架时冲不动、跑不快。如果不服管理,打架时找不到人,基本上就会退出组织。同时,该组织成员还会通过吃年饭、每年初一拜年、安排游玩、赶情搭礼等方式,维持组织的稳定。

首犯周闯

在经济方面,该组织通过插手工程、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非法手段,大肆敛财,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并将部分收益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以支持、 维系该组织运转。该组织盘踞在鄂城区百子畈、范家墩一带多年,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对一定区域内生活的群众形成了心理强制,对一定行业的生产、经营造成了重要影响,严重破坏了经济、生活秩序。该案共涉及12个罪名,其中,在组织意志内实施犯罪30起、违法活动10起;组织外实施犯罪3起。

"黑老大"彻夜难眠写诗2首

5月20日8时开庭,在审判长主持下,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公诉人、辩护人分别向被告人进行讯问、发问。法庭对起诉书指控的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相关事实展开调查,被告人进行了陈述及质证。晚7时许,审判长宣布休庭。

庭审首日结束后,第一被告、44岁的周闯彻夜难眠,在信纸上写下两首诗。在第一首诗《登堂受审》中,他写道:晨食惊笛扰,戎甲提乘囚。昔闻庭前威,今上烤灼台。吴城澜湖畔,楚歌腾翻滚。挚友无一助,寒冰泊孤舟。

在第二首诗《人性》中,他写道:一朝金戈舞,满纸荒唐言。足失千古恨,脑悟万木枯。切莫人性考,拾来九陋也。误交下作人,尽得是非事。

(注:图中第二首诗署名“吉马”为周闯网名)

5月21日早8时整,审判长宣布开庭。法庭继续围绕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开设赌场、串通投标等30笔犯罪事实和10笔违法事实展开调查。

案件将择日宣判

法庭调查阶段,公诉机关采用多媒体形式,针对起诉书指控的周闯等38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进行举证,分别从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四个方面详细列举了证据,并当庭宣读重点证据内容摘要,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逐一发表质证意见。法庭还对与量刑情节有关的事实和涉案财产事实进行调查。

法庭辩论阶段,审判长对案件争议焦点进行了归纳总结,控辩双方围绕部分罪名的犯罪构成、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与案件有关的量刑情节以及涉案财产认定等焦点问题展开充分辩论,各被告人进行了自行辩护。

涉黑团伙成员悔过书

公诉人警示:20年前,38名被告人尚是英姿勃发的青少年,走到今天,多半已是人到中年,当他们决定创建或加入这个组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时,就已经注定了沦为阶下囚的结局。虽然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于家庭而言个个都是顶梁柱,可是让人痛心的是,他们错误的选择了人生道路,用自由换取一时的享乐,留给自己的是悔恨,留给家人的是等待。希望他们能正视自己所犯罪行、真诚悔罪,并从中汲取教训、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该案休庭后,合议庭将进行评议,并择日宣判。

此前报道

楚天都市报今年4月报道了鄂州警方侦办这期重大涉黑案的来龙去脉。

据悉,鄂州警方在查处周闯等人涉黑案时,发现案件性质恶劣、涉案人员较多,遂逐级上报,成为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鄂州市公安局自2017年11月开始侦办此案,历时15个月,辗转5个省市,行程近5万公里。

01

网络举报引起副市长注意

2017年3月,上任不久的鄂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薛四清在鄂州市掀起扫黑除恶风暴——“霹雳2号”行动,打击“黑恶霸”,查禁“黄赌毒”。

此时,一篇点击率极高的《鄂州黑道20年》的网络举报信进入薛四清的视野,该举报信中提到了一名绰号叫“杂毛”的团伙组织,长期盘踞在鄂州城区百子畈村结伙作案,涉嫌多宗违法犯罪案件。

这篇网络举报信引起了薛四清的重视,他批示要求警方先期进行暗中调查。经查,1975年出生的周闯在20世纪90年代末从鄂州市某铁矿辞职后,拉拢江湖组织“大八仙”的手下邱某胜、邱某宝,并纠集绰号为“波斯猫”、“红屁”等人混社会,长期作恶一方,民怨极大。

同年10月31日,鄂州市公安局成立10.31专案组,全面核查周闯涉黑团伙的违法犯罪问题。

02

“黑老大”罪恶成长史

“周闯的成长过程充满了极端的暴力色彩。”据专案组民警介绍,从1997年4月开始,周闯与得力干将范某和其他组织成员首次共同实施故意伤害后正式形成,至2017年10月周闯被抓获到案、2018年6月范某投案才彻底覆灭,存续时间长达20年。

记者了解到,1997年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周闯一朋友与他人发生纠纷,其朋友打电话让他帮助报复。4月8日晚,周闯指使范某带人到对方家中,将他人砍成重伤。

从此时开始,在周闯的组织、领导下,该组织于2000年代进入最猖獗时期,频繁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组织成员人数众多,多达30余人。

2002年,周闯开始插手工程,以占干股的形式参与开发百子综合楼、高知秀园小区和多佳公寓土建项目,获取巨额经济利益。2007年,周闯不满足与他人合作,遂开始利用软暴力手段逼走项目实际控制人,在鄂州范家墩及周边一带,凡是建筑工程必定插手,并指使他人干扰、破坏建筑工程招投标、施工和结算,通过寻衅滋事、殴打他人、串通投标等手段,先后插手10余个建筑工程项目,对范家墩一带建筑工程行业的准入、经营、竞争等经济活动产生了重要影响。

03

殃及他人酿成命案

2006年底,鄂州另一涉黑团伙头目熊才祥(目前熊才祥相关案件庭审已结束)在一牌铺赌博时输了钱,借了该牌铺老板1万元钱。事后,熊才祥并没有及时归还,由于该牌铺受周闯等人“保护”,周闯一得力干将周某遂指使马仔砸了熊才祥的车子。

2007年2月的一天凌晨,周某和其同伙成员等5人在鄂州市吴都一酒店宵夜时,被熊才祥团伙带人砍伤。周闯获悉后,遂商量欲报复熊才祥为周某报仇。

同年5月23日晚,周某发现熊才祥在鄂州古楼街出现,立即指使陈某等人持刀赶到现场,将熊才祥等5人砍伤。次日凌晨,周某向周闯报告此事,周闯立即安排人员查探伤者情况。经打听,熊才祥一方的赵某受伤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当时死亡的那名赵姓男子很冤枉。”办案民警介绍,赵某只是一名做建筑生意的小老板,当晚遇到熊才祥后,在一起谈生意,不想被周某团伙误认为是熊才祥的人,结果丢掉了性命。

经鉴定,熊才祥所受损伤为重伤,另外三人两人轻伤一人轻微伤。案发后,周某畏罪潜逃,充当打手的陈某被判处死刑。

为了安抚手下,2008年,周闯团伙为陈某的母亲在鄂州城区购买一套100多平方的住房。5年后,周某迫于压力主动投案自首。

为使周某得到从轻处罚,周闯托人找到死者赵某一方,协商经济赔偿事宜。随后,该组织几名团伙成员筹资150万元,对受害人赵某的遗孀进行了赔偿,周某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1年。

04

20年非法敛财超5000余万

该组织利用、依靠非法强势地位和影响,有组织地通过插手工程、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非法手段,大肆敛财。

警方查明,从1997年至2016年,该组织攫取的经济利益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

2007年7月,周闯得知某娱乐城地块要在武汉公开拍卖的消息后,便邀约鄂州市一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徐某一起参加竞拍。当年7月22日晚,竞拍在武汉某酒店举行前,周闯邀约同伙多名成员赶到该酒店,逐一约见参加竞拍的公司负责人,威胁不准在拍卖会上举牌竞拍。

次日上午,周闯带着马仔站在拍卖会现场门口,向参加竞拍的公司负责人示威。拍卖开始后,一开发公司负责人出来接电话,竟被周闯等人强行阻止进入会场,致使该公司无法参与竞拍。最终,周闯等人以600万元的低价拍得该地块。

周闯落网后,当年参加竞拍的一家公司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当年房地产一片红火,鄂州有十几家房地产开发商都想要那块地,但被周闯盯上了,迫于压力都妥协了,没人敢反抗,只好忍痛割爱。”

05

"我真想放挂鞭庆贺一下"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组织为了维护组织的运转和稳定,增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性、隐蔽性,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些约定俗成的组织纪律和活动规约。

比如在实施暴力犯罪时,周闯自己不露面,要求成员一对一交代,再由组织成员组织实施。如果不服管理,寻仇时找不到人,便要求成员退出组织,但必要时还需要“顶罪”和“揽罪”。

在该组织内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组织成员不准吸毒,一旦发现有吸毒行为,就赶出组织。据交代,担心成员吸毒后打架时冲不动、跑不快。

周闯团伙盘踞鄂州城区百子畈一带20余年,不仅插手工程,甚至小到商贩都深受其害。

“要不是鄂城禁鞭,我真想放挂鞭庆贺一下。”鄂城区百子畈一名62岁的爹爹说:“我们在这块做点小生意原来都要交保护费,如果不交钱,"杂毛"的人就会上门恐吓和威胁,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来源:湖北日报记者彭小萍、楚天都市报、鄂州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