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击!二房东霸占房屋3年多 法院强制腾退

楚天都市报2019-06-23 08:48

原标题:随警出击!二房东霸占房屋3年多,隔出33间胶囊房出租,法院强制腾退租户搬空

楚天都市报6月21日讯(记者孙婷婷 视频剪辑赵鹏)二房东霸占房屋3年多,还将隔断的33间胶囊房对外出租。20日下午2时,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出动5辆警车、20多名执行人员来到位于武昌区大成路某小巷内,法院监督下,耗时近8小时,余下10多名租户全部搬离。腾退工作直至深夜才结束。记者在腾退现场看到,一名租户抗拒执法,持菜刀对着法官,最终被法警铐上手铐送上了警车。

二房东将两层厂房隔成33间胶囊房的3层楼房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是一栋8米高左右房屋,红色砖墙裸露在外,外墙壁蔓延墨绿霉菌,房子外围有两堵砖墙。楼内阴暗潮湿,狭窄的过道黑乎乎不见光亮,地表潮湿偶有蟑螂穿过,墙体发黄多处脱落。仅容两人同行的过道上放有煤气坛、灶台、电动车等物品。

记者看到,楼内共有3层,一楼层7间房,二楼、三楼各8间房,房屋后侧边还“挂”着两层,有10间房,共33间,每间约10平方米左右。

这33间胶囊房的改造者正是被执行人漆某,而这套房原来是一间厂房。腾退现场,申请执行人王先生告诉记者,这套房屋原本只有两层,除去仓库,占地180平方米,仅2楼有几间办公室,其他地方没有房间,漆某私自搭建,将房屋隔出33间房屋,使用面积成了540平方米。

1993年,武汉毛毯厂停产后将位于大成路这套厂房对外出租,承租人将房屋租给了漆某。2005年,武汉毛毯厂和漆某以口头形式签了租赁合同,起初毛毯厂每月收取租金1000余元,2015年12月后,房租升至每月3600元,但从2016年1月开始起,漆某分文未交。

2018年1月,毛毯厂将漆某告上武昌区法院,要求漆某缴纳拖欠租金并解除双方租赁关系。2018年3月20日,一审法院判决漆某支付拖欠房屋租金,解除了双方租赁合同。漆某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7月12日二审法院驳回漆某上诉请并维持了原判。执行期间,漆某提出再审申请,2018年12月19日,被湖北省高院驳回。漆某始终不归还房屋。2018年12月4日,毛毯厂向武昌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调查走访发现,这套房内竟住有33名住户。今年1月,法院张贴腾退公告,并向在家住户说明缘由,请他们相互转告早日腾退房屋。此外,法院还传唤漆某要求其尽早组织租户腾退。漆某却充耳不闻,2019年4月,武昌区法院处以漆某司法拘留15天,这期间,漆某缴纳了租金承诺腾退房屋。

漆某被放出来后,仅有清退了1楼唯有的两间临街门面房。随后,法院检查发现里面仍有租户未搬离,多次上门劝说无效,遂在20日采取强制腾退。

男子持菜刀对着法官

承办法官和法警对每间房屋进行检查,查看是否还有租户,遇到租户便一一劝导。走进一层一间门面内,屋内站有一男子为丁某,这间门面为丁某租用,今年4月被清退,房屋内一片狼藉。他向法官提出占据另一间门面房,并走进去,承办法官紧随其后。丁某站在墙角,其前方一张床上面放了一把菜刀。法官见状先把菜刀放在后方一柜子内,上前好言劝导丁某。法官说话间隙,丁某侧身走向柜子拿起了菜刀转向法官方向,这时法官背朝丁某,3名法警正好看见这一幕,上前抱住丁某夺下菜刀,丁某挣扎反抗,6名法警上前将丁某控制,铐上手铐送上警车。

多名租住告诉记者,房租和押金都交给了丁某,另据承办法官介绍,丁某实际是漆某委托的收租人,漆某承诺从每月租金收入中拿出3成给丁某,由其帮忙收取租金以及出租管理房屋。

10余名租户清理物件陆续搬离

现场,记者看到不少住户家中门锁,些许房间开着门,一些租户正在搬家,还有租户打电话转告邻居搬家。随后,法院叫来了开锁师傅和电工,开锁师傅将那些房门紧闭的房屋一一打开,有几间房屋打开时,能看到大拇指般大小蟑螂在门板或地上爬来爬去。每清理一间住房电工便用钳子掐断屋内电线。

一名姓魏租户表示从2004年开始租这里的房子。一名正在搬家阿姨告诉记者,她是附近住户,她帮朋友清理搬家。这套房屋早就被出租了,至少有18年历史,但至于什么时候被隔断该阿姨表示不清楚。

“我才来住了两个月,他们都说了这里不会被收才来的。”程姓租户对记者说,这里房屋房租在400-500元之间,每月交,押金100元。承办法官介绍,漆某每月仅租金收入就过万。

电工陈师傅说,这是他从业20年来见过电线老化最为严重的房屋,“乱搭电线,灶台上方是电表,这多危险啊。”陈师傅说道。

直至晚上10时,租户才全部搬离。执行人员腾空清点现场后,才与申请执行人办理了交付手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