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两大学生旅途中蹊跷失踪 其中一人已失联10天

湖北日报2019-07-13 08:47

原标题:尹禺苏失联10天,张文豪失联6天!武汉两名大学生旅途中蹊跷"消失"

7月12日,同一天内,来自武汉的两名大二学生被红星新闻、长江日报等媒体报道“失联”。其中,一人来自武汉理工大学,已失联10天;另一名同学来自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已失联6天。

1

到今天

放暑假后乘坐列车返家

武汉理工大学大二学生尹禺苏

已失联10天

尹禺苏在武昌上火车

7月3日,尹禺苏暑假乘坐列车返家途中失联,尹禺苏的父亲尹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经他在儿子所乘火车途经站点查找监控后发现,尹禺苏7月4日出了十堰火车站,出站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

尹禺苏家住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今年20岁。尹先生称,7月3日,尹禺苏乘坐19点25分由武昌开往成都东的T246次列车,7月3日19点06分,尹禺苏上火车后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报了平安,20点36分他拨通儿子电话但无人接听。

儿子以往都是中途在达州站下车后转车回家,该趟列车7月4日7点10分到达达州,他第二天一早又给儿子打电话,但儿子手机关机了,关机状态持续到现在。

儿子失联后,尹先生7月5日到武汉马房山派出所报了警,并沿儿子所乘火车途径站点查找监控。7月10日晚,尹先生发现尹禺苏在7月4日1点12分48秒出的十堰火车站西站口,“出站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

尹禺苏

武汉马房山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尹禺苏失联一事正在调查之中,因发现他在十堰站下了火车,民警已经告诉尹先生应联系十堰当地民警,调取监控看他去了哪里。

尹先生已在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分局人民路派出所登记情况,茅箭分局人民路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此事正在调查之中。

寻人启事:尹禺苏身高175cm,失联前身穿白色T恤(胸前有小碗大黑色的花)、白色裤子,黑色球鞋。

尹禺苏的大学室友小曹告诉红星新闻,尹禺苏平时话很少,和人沟通时也很正常,对人也很真诚,是那种“被动型交往”的人。“我和他是老乡,而且后来才知道我当天其实和他是同一班车,因为我说我是晚上的火车、他说他是下午的火车,我们关系不是非常亲密,就没有多交流。那天他走得很早,下午两三点钟就出发了,出发前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他突然失联我也挺意外的。”

2

到今天

独自到四川旅游的

武汉大二学生张文豪

在峨眉山金顶失联已经6天

张文豪

监控显示,7月7日23:56前后,张文豪独自走出入住2晚的金顶山庄大门,再也没有回来。警方和景区人员目前仍在搜寻中。其父母也已在峨眉山景区寻找多日,仍然没有线索。

父亲张应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儿子张文豪今年19岁,是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昨日,长江日报记者多次拨打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相关负责人电话,对方未回应此事。

张应祥是在7月8日接到警方电话,19岁的儿子张文豪在7月7日深夜23:56离开入住的酒店后没有再回来,酒店工作人员次日发现其未退房又联系不上,随后报警,9日,张应祥和妻子连夜飞到四川。

张应祥告诉记者,儿子张文豪是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今年19岁,“他给他妈妈说,他想出去旅游一下,再回去实习。”张应祥说,就在7月7日晚上19:19,张文豪还和妈妈打过电话,也是说想出去旅游,但并没有告诉家人,他人已经在四川。

根据张应祥到四川后查询到的张文豪出现的路径——

7月5日,张文豪购买了景区门票上山

7月5日15:31在金顶山庄办理入住

7月7日晚上23:56,冒雨独自走出酒店大门,再也没有回来

独自出门远游

并未提前告知父母

清点张文豪留在房间里的行李,包括一个黑色背包,一个笔记本电脑(有密码打不开),有100多块钱的钱包,以及抵押在前台的身份证。张应祥感到奇怪的是,儿子的背包里没有一件换洗衣物。

从张应祥提供的监控视频片段上看到,5日下午,张文豪办理入住时,身穿白色衣服,头戴黑色鸭舌帽,背着黑色双肩背包。7日晚离开前,穿戴整齐、加了一件外套的张文豪从外回到房间,很快又出门,已经戴上鸭舌帽,没有携带任何行李,走出大门。据张应祥向酒店工作人员了解,当晚金顶下大雨,室外的监控视频也能看到下雨,但张文豪没有携带雨具。

网友纷纷表示:希望孩子没事

也有网友表示“要警惕”

对于儿子可能是故意到峨眉山轻生的说法,张应祥表示绝不可能,他向张文豪的同学证实,原本张文豪是与同学相约一起旅游,但因同学安排临时有变,才独自一人来的。5日下午,张文豪还给同学发了在金顶拍摄的照片,所以孩子只是来旅游的。

张应祥说,因孩子在武汉上学,自己在江西做生意,张文豪只有在假期比较长的时候才会到江西,平时和妈妈联系多一些。张文豪妈妈每个月会分三次给孩子打生活费,就是想多跟孩子交流联系。家里原本想让张文豪回家帮忙,但张文豪自己计划好了,到北京的亲戚那儿去实习,一直对妈妈说,自己要先去旅游。张应祥认为,就算是孩子有(轻生)的想法,他这个年龄,应该也知道要给家里留下告别的话。

9日,张应祥拨打儿子的手机号码,还能接通,但无人接听,警方对其定位是龙池镇杨柳村杨梅砖瓦厂(音)附近的基站有接收到信号,第二天早上再次拨打,显示无法接通,下午再次拨打,又能够接通,但依然无人接听,手机信号仍是同一地点。

同学兼室友:确实相约旅游

他很宅也很乐观

张文豪的同学兼室友小A说,放假前,两人确实约好7月3日左右到四川峨眉山旅游一周时间,但因两人实习时间不一样,张文豪便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张文豪有提过自己买了7月3日的票,但没有说是去哪里。

小A与张文豪的聊天记录

6月29日晚,张文豪最后一个离开寝室,因为学校要求清空寝室,所以出门前应该是有携带行李,也推测张文豪6月29日应该先去了别的地方。

小A与张文豪最后一次联系,是在7月5日20:05,张文豪给小A发了一张金顶的照片,但没有说其他话。

小A说,张文豪平时比较宅,待在寝室的时间比较多,和室友相处也比较融洽,人比较乐观。现在,张文豪的QQ空间上锁,看不见内容,平时也没有发微信朋友圈。感情上,没有听说他谈恋爱,事前也没有出现其他异常。

酒店工作人员:

预定了3天住宿

张文豪入住的峨眉山金顶山庄工作人员说,5日15点多,张文豪来办理入住,事前是在网上预定的三天住宿,当时背着黑色双肩包,手上没有拿东西,看起来像个大学生,说话也很有礼貌。因酒店规定入住需要交押金,但张文豪表示自己没有钱,因此将身份证抵押在了前台。

8日中午12点,到了退房时间,但张文豪没有出现,酒店拨打其电话也无法接通,于是报警,发现其失联。

希望尹禺苏、张文豪

早日回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