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物理教师每年刷数百套各地考卷

教育栏目楚天都市报2019-08-06 11:09

图文:物理教师每年刷数百套各地考卷

图为丁广华老师在刷题

楚天都市报记者柯称实习生胡潇云通讯员董缀文陈鸣

理科成绩怎么提高?很多人的答案都是:刷题,拼命刷题。武汉市洪山高中物理教师丁广华也这么说,但他说的不是学生,而是指老师。从教30多年来,哪怕已成为湖北省物理竞赛高级教练、洪山区学科带头人,他对刷题仍保持着一种执念,每年都要搜集数百套各地考卷来做。“学生做题重要的不是数量,而是理解和掌握方法。想让学生走出题海,老师自己就得先跳进去。”丁广华说。

当年骑车三小时找题

如今网上搜罗各地考卷

丁广华下半年带高三,这个暑假只有10天休息,他只花了一天时间回仙桃老家,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家里书房中度过。上周五记者去他家里采访时,他刚做完一套北京的物理试卷。书桌上,还摆着两三百套已经做完的各地试卷,上海、湖南等省市的都有,包括联考卷、期末卷等。“我们是去年下半年搬到这里的。搬家时爱人把我几箱旧试卷都给处理了。不过没事,都在这里呢。”丁广华指着自己的脑袋,笑着说。这些年来,每年高考后他都会第一时间把全国各地的考题做一遍。平常,他重点研究的是各省市教科院命制的调考题,当然一些名高中的测试题也不会放过。“我做题最多的阶段,应该是一头一尾。”丁广华说。

一头,指的是刚在仙桃教书时。丁广华1968年出生于沔阳县(今仙桃市)一个偏僻村庄,他家庭困难但成绩优异,初中毕业时选择了沔阳师范学校,17岁中师毕业便在彭场镇初中走上了教学岗位。

丁广华觉得自己要提高水平才能教好书,但那个时候镇里没有书店,学校也没有什么资料可供学习。丁广华便一有空就骑车往县里跑,回到母校图书馆找资料,托老师帮忙找物理试题。一个来回至少得骑三个小时。

好学的丁广华工作后还两次提升了学历,两次入学考试分别考了仙桃第三和第一名。2001年,他调到仙桃中学,几年后又接受了新的任务——带学生搞竞赛。竞赛和常规教学完全是两种知识体系,他又开始了疯狂地自学。

一尾,指的是2011年来到洪山高中后这几年。“这些年教学理念更新快、题型变化多,学生的基础水平和知识储备也不断在提高,老师如果不努力,就跟不上节奏了。”丁广华说,现在找试卷方便多了,基本都是在网上下载后分类整理,再打印出来做。他还加了十几个教师交流QQ群,因为常在群里“求试卷”,有些老师也会主动发来当地的试题。

站在学生角度去审题

故意出错题促弟子思考

为什么在正常备课之余,要做那么多题?丁广华说,他常听学生抱怨“刷题要刷吐了”,通过分析他认为,很多学生学物理的感觉是听得懂但不会写,这当中有讲练脱节的问题,也有作业设计的分层问题。

怎样让课堂教学更有针对性,如何设计适合不同层次学生的分层作业?丁广华认为,老师首先要从研究好各类考题做起。“以学生的视角去审题,看看哪些地方会遇到‘坎’,哪些地方会遇到‘陷阱’,这样上课时就更有针对性。”丁广华说,只有提高学生效率,才能帮他们摆脱“题海”战术。

丁广华记得他曾经带过的一名竞赛生杨晚鹏,他是班上的“解题狂人”。有一次,杨晚鹏向丁老师请教一道奥赛难题。丁广华用了好大的劲才解出来,发现杨晚鹏一脸坏笑,原来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于是丁广华也给他出了道题,并刺激他“肯定做不出来”。

过了很久,想破头的杨晚鹏终于“求饶”。丁广华这才笑着告诉他,你没发现这是个错题吗,差个条件当然解不出来。同学们笑成一片,丁广华则恢复了严肃,说道:“错题也有它的价值,你们研究研究,看能怎么改编。我看看谁的题设计得最好。”

除了让学生设计题目,丁广华还常让他们编试卷,以此让学生站在出题老师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做题不能只想着答案,要考虑背后的逻辑、方法,这样做起题来也没有那么枯燥了。”丁广华介绍,爱动脑筋的杨晚鹏后来凭全国竞赛一等奖保送中科大,去北大物理系读研究生,目前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做理论物理研究。

做题教书是唯一爱好

五秒答疑是最自豪本领

51岁的丁广华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心扑在教育教学上。他目前是洪山高中物理教研组组长、高三年级物理备课组组长、竞赛班班主任。学生们说,丁老师就像“移动的题库”,找他问题目,除了竞赛题,他总能在5秒内给出答案,再耐心讲解解题思路。他们不知道的是,丁老师牺牲了多少课余时间“刷题”、读论文、查资料来提高自己。“五秒答疑”是丁广华给自己定的标准,也是他出了名的绝技。丁广华说,这对于取得学生信任至关重要,“让学生佩服你,听课就会更认真。让学生感受到老师在和他一起学,比着学,会更有干劲。”“丁老师讲题时会拓展到相关的经典题型,开展变式训练,让我们尝试一题多解、多题一解等。”“丁老师讲定理定律时,经过回顾设问、铺陈推理、逻辑演绎,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我仍记忆犹新。”“我差点选了文科,是丁老师让我发现了物理的乐趣。”毕业生们如此评价恩师。

丁广华培养了十多名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他还曾创造一届学生中有两人同时被中科大少年班挑走的“奇迹”。对于这些成绩,丁广华很少拿出来和外人说,但他却主动对记者谈起自己的儿子。“儿子读高中时,原本不乐意在我班上,后来主动要求调来跟我训练竞赛,最终拿到国家奖项,通过自主招生考进了华中科大。”丁广华说,自己和爱人工作都很忙,并没有多少时间管儿子,他主要是靠耳濡目染,养成了自学的好习惯。“我没有别的爱好,除了教书,在家就是做题、学习。能由此影响到孩子,也是一种收获吧。”丁广华笑着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