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最牛塔吊手不断刷新“中国高度”

楚天都市报2019-10-17 10:18

图文:最牛塔吊手不断刷新“中国高度”

图为:陈金国在武汉绿地中心顶部指挥塔吊作业

图文:最牛塔吊手不断刷新“中国高度”

图为:在吊臂上行走

一年365天,他至少有300天在300米以上的高空中度过,最长的一次在500多米高空待了50多个小时。

一台塔吊,20多个大构件,1000多个小零件,他摸得门儿清,因为哪怕出现1厘米偏差,就可能影响施工效率甚至引发安全事故。

一名农民工,逐步成长为摩天大楼塔吊专家,他的经历被广为称赞。从业以来,他参与塔机施工的摩天大楼高度之和超过5000米。

他便是湖北省首席技师、中建三局二公司的“塔吊匠人”陈金国。近日,他荣获省总工会授予的第三届“荆楚工匠”称号。

云端上的“常住民”

位于武昌江边、由中建三局承建的武汉绿地中心,是华中第一高楼。

16日上午,戴上安全帽,记者随陈金国一起乘坐施工电梯,到达63层后换乘,升至94层,共耗时9分多钟,再顺着用钢材搭设陡峭的楼梯爬行5层楼,这才抵达了这栋高楼的最顶端。此时,记者腿脚已有些酸软。

时值深秋,武汉绿地中心最顶端冷风嗖嗖。环顾四周,均设置了一道道安全护栏。放眼远眺,大武汉美景一览无余。“塔吊低速起钩,注意吊重显示不超过16T,慢慢加速……停钩,旋转向右……停止转臂……”陈金国站在作业平台上,有序指挥塔吊作业。在阳光映射下,他的脸庞如赤铜一般,岁月在上面刻下深沟似的皱纹。

1989年,23岁的木工陈金国向公司申请,当了塔吊工。自此,他琢磨塔吊设备,学习理论知识,不懂就问,从塔吊运行原理、特性到排查处理设备故障,都了然于胸,一步步成长为中国摩天大楼的塔吊安拆专家。

万丈高楼平地起,所有施工材料需通过塔吊运输到高空作业面。因此,指挥塔吊作业,来不得半点马虎。“高空中即使掉一颗钉子下去,也非同小可。”陈金国说,必须对塔吊构造、参数等烂熟于心。

20多年来,每一年中陈金国超过300天都在高空中作业。有一次,北京一栋超高层塔吊出现故障,他在大楼顶端待了50多个小时,吃住都在上面,终于将故障排除。

记者目击500米高空检修

除了指挥塔吊作业,陈金国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维修塔吊。

指挥完了塔吊吊装作业后,陈金国来到塔吊底部,开始攀爬。塔吊驾驶室距底部垂直高度有24米。53岁的陈金国攀爬起来,健步如飞。记者跟随在后,气喘吁吁。

塔吊驾驶室外,连接着60米长的吊臂。整个吊臂远看是一个长方体的“钢铁笼子”,边缘设有安全防护栏,下方铺设供行走的波纹钢板。陈金国走出驾驶室,将系在腰间的安全带通过挂钩钩在吊臂的安全绳上,开始在吊臂上行走,如履平地。

吊臂下方,是500米的高空。记者站在驾驶室内往下看,地面车辆小如蚂蚁,只觉得阵阵眩晕。几经挣扎,记者放弃了同陈金国一样前往吊臂内行走。“走多了,也就习惯了。”陈金国说,说不怕那是假的。每一次走吊臂,准备工作都要做好,尽量少喝水,万一要上厕所,只得爬下塔吊,在顶端的移动厕所解决,“现在隔一段时间不走吊臂,再走也会有点害怕”。

塔吊拆除,更需细心。2016年,597米高的天津117大厦塔吊拆除时,4台动臂式塔吊自重均近1200吨,打破了国内拆塔高度纪录。陈金国介绍,通过“以小拆大”来拆除:

用小塔吊将大塔吊拆解后的部件一一吊下来,再用更小的塔吊去拆小塔吊。整个过程堪称精细化操作,有时候若出现1厘米偏差,就可能造成不良影响。

各地最高建筑都有他的汗水

从农民工成为首屈一指的塔吊专家,陈金国自有独到之处。

超高层建筑施工时,主体结构在不断攀高的过程中,需定位水平度和垂直度,但主体结构内空间狭小,用经纬仪定位很困难。

从事塔吊工之前,陈金国是木工,手艺出众。“超高层测量垂直度时,陈金国拿木工常用的吊线锤来测量,非常精准。”同事陈柏斌解释,经纬仪在高空测量时无固定位置,难以保证精确度,而吊线锤既准确又方便。

有例为证。597米高的天津117大厦在“长高”时,一共爬升了120多次,每次爬升完,专业人员测试后发现,每次垂直度偏差比国家标准低很多。

陈金国常说,感谢扶贫,让他走出农村。1987年,中建三局对口扶贫我省大悟县,他有幸被选中进入该局工作。出于感恩,多次婉拒外界高薪挖角。

从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到中央电视台新台址,从442米的深圳京基100大厦到528米的北京中国尊,陈金国负责了国内大多数超高层建筑塔吊的安拆工作。据统计,他负责的超高层建筑高度之和超过5000米。

从业32年来,陈金国参与了多项研发,科技成果《超高层建筑大吨位动臂式塔式起重机施工技术集成》荣获2011年度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科学技术创新成果一等奖,还参与研发了多项关于塔吊的国家专利,个人更获2017年度湖北省首席技师,近日被省总工会授予第三届“荆楚工匠”称号。

如今,53岁的陈金国仍奋斗在一线。他常说,对待工作,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原来,1989年,参建武汉一栋厂房时,一天他和师傅在拆塔吊,期间发现塔身8颗连接螺栓仅安装了5颗,幸亏发现及时,否则很有可能发生倾翻倒塔事故。“安全是工程的生命线。”陈金国说,人命大于天!只有细心、细心再细心,才能防患于未然。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剑 通讯员刘近德郑茜刘丹刘磊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