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一个乡镇干部的抗疫日记

潜江一个乡镇干部的抗疫日记

2月3日晨,看凌晨的疫情通报,潜江确诊人数还是36例,跟前一天相比没有增长,心中暗喜,觉得当天的太阳特别温暖。我穿上“战袍”(一套一次性雨衣),拿起小广播,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上午8:30到达保安村二组卡点,自执行市防指5号令以来,卡点的两名党员志愿者执勤非常负责,尽管对我很熟悉,但我的车也不能放进去,还给我测了体温才放行。“干得好!”我跟同行的同事说,顺便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过卡登记本,车牌号、进出时间、外出理由等记录非常详细,今天记录本上又加了一条——村民所需物资代购登记。

看看蓝色的数据本,本村98名有武汉接触史的人员,达到满14天解除观察的64人,还有34人。今天上午至少走访一半,先去人数较多的一组、四组、三组、五组,一家家询问。同事拿着小广播,行走的时候就按播放键,询问的时候就按暂停键。

来到四组史家,我问“有人在家吗?”没人理,过半天,从楼上慢悠悠探出一个头,“又查体温?”“不查体温,就问问你身体如何。”“蛮好蛮好!”“每天记得用发的体温表监测两遍体温,生活用品与家人分开,餐具用一次性的,还有两天你就可以解除观察啦。”“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史妈妈真诚地说。

在路上,我们还碰到了收集废弃口罩的党员志愿者李启培,今年已69岁。“今天捡的不多,只有两三个,人们都知道了废弃的口罩也是污染物,乱扔的现象好多了。”老人边走边说,他佝偻的身子映照着晨晖,在安静的村庄小路上,所有人都在行注目礼。

下午3:00,34人基本走访完毕,大家都在家,没乱跑。

之前有发热史的武汉返乡人员该回访了。来到六组张某某家,小伙子精神得很,说身体状况良好。再到七组潘某家,我有些怯怯,因为他妈妈“不好惹”。“潘妈妈,儿子身体状况如何?”“好得很!上次他在医院隔离治疗,确诊是普通感冒,但亲戚们以为他怎么了,都不敢来我家串门了!”“莫生气,嫂子,你看我们这些亲戚不是天天来嘛!”同行的同事调侃道。也许是儿子最近身体不错,潘妈妈说着说着笑了。

晚8:00,在保安村村委会,我们商量一个重要事情。村里两位尿毒症患者每周要去五七医院做3次透析,村民怕会传染疫情,不让他们回村,家里人也有些嫌弃。特地跟村支部书记陈吕山商议,到底把人送去哪里呢,我们联系了留观点、医院都说不适合,找了几户空着的鱼池棚,别人也不愿意。商量来商量去,我们各执己见,互相说服不了对方。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高强度工作彼此都很压抑,我们痛痛快快地吵了一架。

深更半夜,我电话响了,陈吕山说要道歉,其实他是个负责的好书记。我们都知道疫情面前不能有个人情绪,所以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商量明天把人安置到哪里。突然我想到一个地方,指挥部旁边有个空着的仓库,现在已经改成了职工宿舍,出行照看都方便。事情有着落了,我顿时心境明朗。(通讯员:夏华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大楚潜江”微信公众号
回复【狂犬】:查看潜江2016年来使用过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接种门诊名单
回复【删好友】:能悄悄了解微信好友有没有删除你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loud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