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采样试纸插入鼻腔后,我哭了…湖北疑似感染患者的25天

腾讯大楚网2020-02-14 16:14

讲述者:江涛

年龄:24岁

职业:互联网从业者

1|15

2月14日。西历情人节。老朋友发来微信“隔离病毒,不隔离爱。让我们一起战疫,共赴前程。也祝你情人节快乐:)”我开着玩笑回复说:“您情人节也要快乐”。往日,这种群发式的微信我一般不回,但经历了这次“大劫”,我觉得每一个问候都是那么珍贵。

那个场景让我忘不了,微弱灯光的走廊,隔着一扇玻璃的隔离病房。

2|15

事情要从上个月说起。月初,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信息在网上疯传。20日,钟南山院士说疫情可以人传人,21日我们公司就宣布春节提前放假了,当天我买了回宜昌宜都市的动车票,戴了两层口罩,直奔老家。1月23日凌晨两点,武汉宣布“封城”!

3|15

接踵而来的是各种坏消息,各地感染人数持续上升,湖北省内各市陆续“封城”,而我因为从武汉回来,也被社区打电话接连询问。1月28日起,我出现了连续三四天咳嗽的症状,同时每天下午会短暂的发烧,温度约37.6℃,每次持续时间为1小时左右。

4|15

我在家里也把口罩戴了起来,爸妈也不想让我去医院,怕交叉感染。那几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新闻,那嗖嗖增长的人数让我更加心慌。2月2日早上,我决定去宜都市一医院检查一下,求个心安。

5|15

穿着防护服的医生给我量了体温,抽血,拍了CT。CT显示我左下肺有轻微感染,结合我有从武汉返回的经历以及发烧咳嗽的症状,医生告诉我需要在隔离病区做进一步观察,我来不及回一趟家,自此开始了住院隔离。

6|15

医院的隔离区隔着口罩都能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我住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无数陌生的电话打进来,进行情况排查,卫生所,公安局,社区要求我将回来之后去过的所有地方和我见过的人进行汇报,将我周围的人作为密切接触对象进行隔离。那一夜,伴着周围病房里传来的阵阵咳嗽声,我几乎没睡,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迷迷糊糊地到了第二天。

7|15

早上六点被医生叫醒查体温,却比昨天晚上平静多了,家里人送来的东西摆在病房,继续睡了俩小时,早餐来了,馒头和包子,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可是还是吃了一大半,告诉自己既然来了,就安心待几天吧。

爸爸打电话告诉我我们这栋楼被封了,所有人不得外出。手机上的消息多的数不过来,有的朋友甚至转来红包。朋友圈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没有一条好消息,疫情地图由白变红,大疫面前,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医生告诉我勤洗手,我一上午就洗了13次手,戴好口罩,配合医生做检查,好好观察即可。

8|15

下午打了抗病毒的针,还送来了一大包中药,让我分三天喝完,每天两次的血氧饱和度检测,每天的两次体温检测,每天餐后的抗病毒胶囊,可是每天我最盼望的却是医护人员过来送餐,顺便和他唠几句,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因为这里陪着我的只有咳嗽声和喷嚏声,他们每咳一声我就觉得声音在逼近我,让我心乱如麻。

讲真我胆子不小,但是说实话,说不害怕是假的。

9|15

第二天早上医生来做核酸检测,采样纸插进我鼻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麻了,好像从鼻腔到了我的喉咙。医生离开后,我哭了,而且很大声,我记得我好久没有哭过了。我害怕,害怕出不去,害怕在医院里隔离被交叉感染,更害怕因为我的原因让我爱的人都被隔离,甚至被感染。敏感,脆弱,恐惧,觉得自己很渺小!病房长长的走廊,医生脚上的防护袋忽远忽近的声音让我崩溃。打开手机一次次的数据让我更难受。每次家人打电话来的时候,我还要装作坚强无比:我没事,我好得很,每餐都有酸奶和鸡蛋,还有鲜果罐头呢。那几天打过来的电话,我都告诉我自己,我不是一个人!

10|15

第一次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阴性!这让我很开心,可是又怕是测错了,我出个病房打个水都屏着呼吸,每次呼吸我都怕要了我的小命,每次开门我都需要在病房里听好久,确保外面没有人之后,可是咳嗽声还是阵阵传来,从未感觉生命中有如此谨慎之时,回来洗手无数次,开门洗手,关门洗手,就连关手龙头手碰到冷冰冰的把手都恨不得重新洗手用餐巾纸擦干净。大多数时候我只能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直到护士又让我查体温。好在这几天体温都正常,让我不会给自己不好的心理暗示。

11|15

每天都是这样,时间过的很慢,晚上基本上睡不着,我无时不刻地戴着口罩,我觉得这样戴着有安全感,即使是我一个人住在一个人的病房。每天就是量体温,打针,喝药,吃饭,发呆。

12|15

隔了24小时又一次核酸检测。依然为阴性。我打电话给我家人,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们松了一口气。又过了一天后,我去主院区拍了CT,救护车司机不让我碰门把手,并把里面喷上消毒水,我就坐在还未干的座位上出发,整个过程不到十五分钟,可是我很享受这十五分钟,因为我已经连续三四天没有看到外面的天空了。

13|15

次日下午医生告诉我,CT没问题。虚惊一场!当晚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护士告诉我,我可以出院了。我着急着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只穿了睡衣,什么都没有拿。医生说未消毒的东西不要拿回去,我也不想要这些旧的东西脏的东西了,想这一切快快过去。

14|15

回到家用酒精把全身喷了一遍,和爸妈相视而笑,就进了房间。爸爸妈妈他们在客厅说着,总算是出来了!直到昨天我还是在咳嗽,可能是因为流感没有彻底好,可是我爸一个糙汉子做出来的冰糖雪梨,倒是让我再不害怕了。

15|15

今天是出院第五天,我很好,我们小区的这栋楼也已经解封。在家的日子,每天需要跟社区医院上报体温,因为我还在14天的隔离期中,网格员会送来青菜, 中药,口罩,一切都充满了善意。还来我家里为我家人抽血检查。而看着频频上升的数据,我希望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们都要好好的!那些和病魔作斗争的勇士们,吃好,睡好,相信自己可以!

而这个情人节,我只希望希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平安喜乐!

(文/图 腾讯大楚网 黄永征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