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家人的2个月:居家复工想念正常上下班的日子

澎湃新闻2020-03-24 11:08

小区封闭了一处出入侧门。(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居家隔离的两个月里,吴浩每次买菜都是超量买。家人馋了,在家涮了一次火锅。

吃完发现,食材一次性消耗有点大,“不敢吃火锅了”。

发热病人在1月下旬日益增多,1月23日凌晨2时,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公告,自当日10时起,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封城前,吴浩原计划和妻子带着母亲、女儿回十堰老家过年。在很多人逃离武汉时,为了不给疫情防控工作添乱,吴浩一家决定留在武汉。

社区工作人员发的小区里疑似、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楼栋号,提醒小区居民注意防护。

眼瞅着11个月大的女儿奶粉存量越来越少,吴浩算来算去,从2月下算把宝宝每餐奶粉量从180克减到120克。

除了下楼倒垃圾、拿菜,吴浩一家几乎没出过门,闷得难受。

这倒是其次,让他发愁的还是收入。受疫情影响,公司在3月降薪三成。算着每个月的房贷及家里开销,吴浩常常想,日子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别人离开武汉时他选择留下

1月中下旬,吴浩就感觉到武汉的发热病人越来越多。“封城”前一晚,他一直没睡,刷着手机关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凌晨两点多,“封城”两个字出现在各大新闻资讯平台上,吴浩隐约感觉到“疫情很严重”。

吴浩的老家在湖北十堰市,他在武汉上大学,毕业后,和女友定居武汉。这两年,他们在武汉买房、结婚,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算是“新武汉人”。

武汉冬天湿冷,吴浩夫妻作为新手父母,怕照顾不过来11个月大的女儿,他让母亲从老家赶来帮忙。

快过年了,吴浩早早买了近两万元的礼品,一家人打算春节前带着宝宝回家过年,给亲朋好友多送些礼物,热热闹闹过个团圆年。

美好的计划被“封城令”打乱。1月23日凌晨2时,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公告,自当日10时起,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封城”前夕,很多人抢着“逃离”武汉,但吴浩选择留下来。他说,一方面,新冠肺炎有半个月的潜伏期,他无法判断自己和家人是否已经感染,万一感染了,这个时候离开,会传染给其他人;另一方面,万一真感染了,武汉的医疗资源比其他地市好,在武汉能得到较好的治疗。

“要封城,首先得保证家里的食材充足。”看到“封城令”两个小时后,当母亲和妻子都还在睡梦中时,吴浩就起床出门去买菜。

到有消杀人员喷洒消毒水 3、小区出入口处,居民要间隔两三米排队出门拿菜。

小区附近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生鲜店,吴浩想去那里看看有哪些菜供应。到了发现店铺没开门,吴浩等待中,不断有其他市民也从家赶来买菜。

凌晨5点多,生鲜店老板来了,他先是把各价格牌撕掉,换上重新制作的价格牌子。“各类蔬菜的新价格牌,普遍比旧牌要贵一两块钱。肉类也涨了,前几天一斤猪筒骨才20多元,今天都(涨到)30多元了,猪排骨也已经40多(元)一斤了”。吴浩心想,贵就贵吧,家里不能断粮,他买了些豆芽,生菜、青椒等蔬菜,一共花了80多元,“这在平常,只需要50多元”。

加上此前家里屯的一些食材,够吃半个月的了,吴浩这才放心了些,付款时,他和老板寒暄才得知,受疫情影响,为武汉市供应蔬菜肉类的一家大市场,最近三天基本无法进货,所以店里东西涨价。

彼时,吴浩并没想到,武汉这一“封”就是两个月,他在居家隔离期间,时刻关注着疫情动态,发现情况越来越严重。

1月底2月初的那段日子,武汉市各大医院的发热门诊排起长队,确诊病例的数字与日攀升,很多病人一床难求。

吴浩说,1月5日凌晨4点多,女儿突然发烧,他和妻子曾带着宝宝去同济医院看急诊,“急诊科好多发热病人,有小孩有老人。”想到这里,吴浩不禁有些后怕,“说不定其中就有人感染了。”

为了安心,吴浩一家每天都会量体温。他母亲总怀疑自己体温过高,但每次量后都发现体温在正常范围,“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站在阳台上向外望,吴浩常看到有消杀人员喷洒消毒水。

食材消耗大不敢涮火锅

居家隔离的日子,有些无聊,家里三个大人,每天做饭、吃饭、照看孩子。为了打发时间,吴浩只能看看电视,刷刷手机,玩几把游戏。

以前,吴浩每周都会和妻子去家附近的商场逛逛,走走看看、买点东西、溜溜娃,累了就找家喜欢的馆子吃个饭,心满意足回家过周末。

现在,每天吃家里的饭菜,吴浩觉得寡淡,但眼下武汉似乎没有“解禁”的风声。

家人都馋了,想吃火锅。大年初五,吴浩戴上口罩、一次性塑料手套,还披上斗篷般的塑胶雨衣,出门买食材,还买了很多火锅调料。

每次出门,吴浩都穿戴上这些装备。一次性手套是之前吃虾剩下的,出门戴着容易破,手套和雨衣有没有防护效果,吴浩也不知道,但穿戴上这些,至少心理上也放心一些。

大点的超市在汉口那边,要过江,吴浩想着不能离开太远,特殊时期,说不准有什么“意外”,耽误回程。他去了家附近的超市。

买了三颗七八斤的大白菜,好几斤西红柿,胡萝卜,还买了鱼肉,各类水果和调料,难得出门一趟,吴浩还抬了袋大米回家。

第二天,家人洗菜、切菜,准备火锅底汤,忙活着吃了顿火锅。热气腾腾的火锅煮起来,这才让这个小家庭,多少有了些过年的意思。

高高兴兴吃完,家人发现食材消耗有点大,“不敢再涮火锅了。”虽然每次买菜都是超量买,但是平时还是省着些用。

吴浩听说“跑腿”软件上,有“跑腿小哥”可帮忙购物送货。吴浩打开软件一看,“竟然要30块钱的起送费,太贵了”。

社区人员也组织团购爱心菜,吴浩买了两次发现品种不多,也不太新鲜,就没再买过。

2月11日,吴浩惊喜地发现,手机里一款卖菜的APP,竟然能送货了。这让他不再担心家里的食材问题。此后,他经常线上买菜,“五斤十斤的买,第一次买了500多元的,第二次买了800多元”。

小区居民间隔排队出门拿菜。

阳台上看“外面的世界”

随着武汉防控疫情的措施日益升级,社区和物业人员开始严加防守各小区出入口。从那以后,吴浩和家人就再也没出过小区,除了下楼倒垃圾,他们几乎不出门,“我妈连楼都没下过”。

居家隔离两个月,吴浩实在闷得慌,走来走去也走不出家里这120平方米的空间。

吴浩经常从阳台向外眺望,看看“外面的世界”。

“封城”后一个月,外面极少有人走动。向远处望,每天都有社区工作人员背着一桶消毒水喷洒地面,再向下望,小区出入口处,有时会有居民间隔两米多排队拿菜。吴浩也见到过小区来了好几辆救护车接病人。最近,疫情慢慢降温,小区里偶尔能看到有人遛狗。

1月底2月初,吴浩和妻子复工了。吴浩把自己电脑搬到阳台,这方寸间既是办公的好场所,也让自己没那么无聊,可以看看外面。

春节假期前,吴浩给宝宝屯了四罐奶粉,大概够吃一个月,加上家里之前的一罐,存量还算充足。

“封城”不仅封住城市的出入口,很多店铺也不正常营业。

2月下旬的一天,眼瞅着11个月大的宝宝奶粉存量越来越少,吴浩算来算去,把宝宝每餐奶粉量从180克减到120克,只能给孩子多加些辅食,“省着吃奶粉”。

吴浩四处打听别人是怎么给孩子买奶粉的。经介绍,他联系到一家母婴店老板,本打算买6罐,但对方说现在限购,一家只能买3罐,每罐奶粉的价格还贵了10块钱。

吴浩买了3罐。这几天,吴浩又开始发愁,家里奶粉只够宝宝吃20天。

疫情逐渐降温,小区里偶尔有人遛狗。

正常平凡的一天,就很幸福

“封城”后,吴浩最担心的是工资问题,“不能正常开工,家里就少了收入”。

自打买房成家,尤其是有了孩子,作为家庭支柱的吴浩知道,日子要精打细算着过。他每个月要还4000元房贷,孩子每月奶粉近千元,加上其他生活开销,吴浩一个月工资所剩无几。

吴浩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编程工作,公司的省外客户居多,如今,受疫情影响,“省外客户都来不了武汉,公司业务没法做。”

上个月,吴浩的工资少发一千多块元,这个月公司通知要降薪近三千元,这占到他工资的三成。同时,妻子的工资这两个月也推迟半个月才发。

居家办公的状态也让吴浩有些烦躁,一边工作一边还要做饭带孩子,这让他无法集中精力办公。妻子这两天的情绪也不太好,她和好几名同事共用一个内网账号,只能轮着用,办公太碎片化,一天的工作计划常被打乱。

无聊时,吴浩常常掐算时间,想着心事,不自觉地来到阳台向外望去,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武汉。回忆去年,这座城市刚举办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想起以前正常上下班的日子,和妻子孩子自由逛商场的日子,吴浩觉得,“以前总抱怨每天都很累,现在想想,正常平凡的一天,就很幸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