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男子患怪病瘦成“骷髅” 单亲妈妈卖房求医

热点资讯楚天都市报2020-08-06 08:36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咏 通讯员宋俊初

一场怪病,让一个本该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年,瘦成了“骷髅”,今年22岁却只有21公斤重,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一次次在死亡的边缘挣扎。而每一次,他的妈妈都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7年多来,为了给身患怪病只能吐不能吃的儿子治病,孝昌50岁的单亲妈妈丁红,卖掉了房子,背着儿子四处求医,脚步遍布全国各地。

青春男孩突患怪病

8月5日,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孝昌县花园镇中山后街,在丁红的父母家里,见到了今年22岁的秦正坤。他蜷缩在床上,全身都只剩下了皮包骨头,没有一点肉,双腿也已经无法伸直。

虽然形似“骷髅”,但从他的脸上,依然能看到当初的青春帅气。丁红说,当年,儿子也算是一个小帅哥,一场病,让自己亲眼看着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2013年1月20日,正在读初中的秦正坤,突然觉得肚子疼。刚开始以为是肠炎,在诊所里打了几天针,却不见任何好转。

1月24日,丁红带着儿子住进了武汉市儿童医院,被诊断为不全性肠梗阻,两天后,医生给他做了手术。

然而,手术后,秦正坤依然独自胀气,吃什么吐什么。由于当时已近年关,丁红只好带着秦正坤出了院。

出院回家后,秦正坤还是频繁的胀气呕吐,最后发展到无法进食。从此,母子俩的噩梦开始了:秦正坤每天都要呕吐数次,一吐就是两三斤的黄色腹水,严重时吐五六斤黄水,根本就无法进食。腹胀、呕吐、拉水便这些病症每天折磨他,儿子越发变得消瘦,浑身无力无法行走、坐立,甚至无法自己翻身。

2013年2月上旬,丁红带着儿子住进了武汉市的另一家大医院。该医院的医生检查后,初步认定秦正坤患有刻罗恩病或肠结核,这种病相当难治,而且秦正坤目前不适宜手术。无奈之下,丁红带着儿子转入了另一家大医院,住院后,医生又排除了刻罗恩病或肠结核病,但是具体患什么病一时无法确诊。

由于查不出病因,住院20多天以后,丁红万般无奈地给儿子办理了出院手续。

8年漫漫求医路

从此,丁红带着秦正坤,踏上了漫漫求医路。

儿子患病前,丁红就和丈夫因感情不和离了婚。这也让这个单亲妈妈,求医路走得更加艰难。

刚开始时,她出门都是将秦正坤背在背上。为了省钱,她还要带两个大行李箱,里面装满了儿子的换洗衣物甚至锅碗瓢盆。“到一个地方都要重新买的话,会要不少钱。”丁红说。后来,多年的奔波,让丁红背不动了,只好买了个轮椅,推着儿子出门。

她带着儿子,走遍了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江苏等地,最后也没有查出儿子的病因。为了筹钱给儿子治病,她借遍了亲戚和朋友,后来干脆一咬牙,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卖房子的钱花光以后,丁红依然没有放弃。

经常碰到医院没有床位,丁红就抱着孩子坐在地上哭,一直哭到心力交瘁。求医路虽艰辛,但是丁红从没有放弃过,她每次发前总是会笑着对儿子说:“亲爱的儿子,妈妈又要带你去旅行了。”

2015年,她听说南京有家医院,治疗肠道疾病很厉害,便背着儿子,买了一张火车票,去了南京。在这家医院里,她打听到,医院的院长第二天会坐诊,但只看5个病人。

人生地不熟的丁红,没有办法挂到院长的号。第二天,她还是背着儿子来到了医院,强行冲到了院长的坐诊室,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眼泪直流:“求求您救救我儿子,只有您能够救他了!”

院长被丁红感动了,破例给秦正坤加了一个号。这一次,秦正坤被诊断为痉挛性肠梗阻。在南京住了二十多天院,经过医院精心调理,秦正坤稍有好转,但依然无法进食。

没多久,钱花光了的丁红,只好带着儿子再次出了院。

8年多来,秦正坤多次进了重症监护室,丁红收到了好几张病危通知书,但她凭着顽强的意志,一次次地将儿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为省钱学会了打针

“该打针了。”8月5日上午11时许,正和记者坐着攀谈的丁红站了起来,娴熟地拿起一次性注射器,给儿子打了针。接着又拿起一袋营养液,挂在墙上,给儿子注射起来。“营养液得打一天,所以要早点打,要不得打到明天凌晨去。”丁红说。

酒精消毒、配药、注射,整个过程,丁红做得十分流畅自然,如同一个从业多年的护士。

秦正坤住的房间很小,里面放满了各种药品、营养液和尿不湿。虽然他卧床多年,但是床铺干净整洁,房间里也没有一点异味。怕儿子躺在床上生褥疮,丁红每天守在孩子身边,每2小时翻一次身,给孩子做肌肉按摩,精心地护理着儿子。

营养液一袋400多元,因为儿子完全无法进食,只能靠这个维持生命,所以完全不能断,还有各种各样的药,每天的开销十分大。“手上有钱的时候,就一天一袋,手上没钱了,可能只能两天一袋。”

儿子身边离不开她,也没有办法出去打工赚钱,她想尽了一切办法,维持着儿子的医药开销。为了省钱,丁红自己学会了打针,药也是全部到医院去批发,外出看病的时候,她从来不住酒店,除了住院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街头露宿。

“南京那个医院的院长告诉我,秦正坤太瘦了,只能慢慢调理,补充营养液,等身上有了一点肉,再慢慢地由场外营养转变为肠内营养,可能有康复的可能。”丁红说,如果儿子能够一直住在医院里,让医生精心调养,可能情况会好一点。

可是,经济条件不允许秦正坤一直住在医院。有钱了,她就带儿子去医院,在医院调理一段时间,稍有好转后,钱花光了,她只好又带着儿子出院回家。

坚强妈妈亟需援助

“房子卖掉后,只好住到我娘家。”说起父母,一直没有哭的丁红,突然掉下了眼泪:“我父母都80多岁了,我不仅没有尽一天孝,还要拖累他们。”

8年来,儿子的病到底是什么病,该怎么治,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丁红只好和儿子,住到娘家,勉强维持度日。

实在过不下去的时候,丁红会申请一个网上筹款,筹个几千块钱,给儿子续命。丁红介绍,政府给自己办了低保,但是远远无法满足儿子的用药费用,很多人也伸出了援助之手。

几年前,她带着儿子到北京看病,在街头休息给儿子打营养液时,一个大姐凑了过来:“这个孩子怎么瘦成这样了?”

两人攀谈了起来。大姐被丁红的坚强打动,给她拍下了一张照片,还主动在街头帮她吆喝起来:“好心人帮帮这个孩子吧。”街头上的行人,听了大姐的吆喝,纷纷慷慨解囊,半天的时间,捐了大几千块钱。

在北京求医时,丁红在街头给儿子打针

妈妈的辛苦,秦正坤也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他好多次对丁红说:“妈妈放弃我吧!放弃了你会生活的很好。”

丁红每次听到儿子这么说,都会泪如雨下安慰着儿子:“傻孩子,妈妈怎么会放弃你。我们是幸运的因为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丁红说,儿子每天的套装营养针从前是500元,现在自己打,只需要400元,就算不用其他的药,每个月的费用也需要12000多元。

“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但是再难,我都不会放弃的。”丁红说,不管多苦多累多难,他都希望能够紧紧抓住一切生的希望,给儿子治好病。

这对可怜的母子此时真的需要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支持和帮助,如果您知道什么地方的民间中医能治疗这类疾病,或是想给母子俩捐献爱心,请与丁红女士联系,电话:15897699135(微信、支付宝同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