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路上,王大妈的泪与笑

应知之城2020-12-20 13:57

秋收冬藏,待春望夏。岁尾年初,家住应城市三合镇徐刘村的王珍香和平常一样,一边打理着自家的小日子,一边静静等着两个孙儿放假归来。

遇有邻人路过家门口,这位年近古稀的老大妈笑容满面地迎过来,拉拉家常。

“王大妈虽然家里情况特殊,但人很乐观,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和她聊聊,总会被她的笑感染,从而乐观起来……”邻居们都这么说。

王大妈家里情况特殊——一家六口人,有四人残疾……

1969年,王珍香从杨河镇嫁到三合镇,和村民杨德贵结婚。

“爹爹耳朵听不到,那时我们的生活来源就是种田、做点小生意。”王大妈陷入回忆。

两人勤扒苦做,将一女二子一手拉扯大。女儿远嫁,大儿子外出务工成家立业,小儿子杨开清也渐渐成长起来。

彼时,日子虽不宽裕,但王大妈觉得,“一切都有希望!”

1998年,在外做泥瓦匠的杨开清领回一个姑娘组建了家庭,起先王大妈还挺高兴,可时间长了却发现儿媳有时行为有些“不对头”。

“后来我才知道,儿媳有些精神疾病,但儿子看中了,这就是咱家的女儿。”王大妈说。

两年过去,杨开清的大儿子出生,抱着刚出生的孩子,王大妈在产房外和亲人商议,做下决定:开清有职业病,有时候复发了不能做事,他媳妇也得个人看着,我们俩老的就多帮衬下他。

孩子新生的喜悦劲没过多久,王大妈一家便遭打击——孩子被确诊为先天聋哑。

“造孽的伢哟……”尽管刻意压制情绪,王大妈的眼眶依旧泛红。

再难也得过!

杨开清拖着病体带着妻子外出务工,老两口便在家中拉扯孙子长大。

“伢到3岁,必须读书!”虽然说不出啥大道理,但孙子3岁时,王大妈一力主张把孩子送到孝感的特殊学校就读。

没有钱,老两口就望着亲戚四邻说好话,几毛、几块钱的借,凑够学费;没人送,王大妈就天不亮哄着孩子步行十几里到车站……

孩子很争气,学习成绩优秀,王大妈说,虽然难,但很欣慰。

2008年,杨开清的二儿子出生,不久再次被确诊为先天聋哑。

“还能说什么呢?”王大妈暗暗大哭一场,又将小孙子带在身边。

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一待适龄,小孙子也被送到特殊学校就读。

于是,这个老妇人肩上的担子,愈发沉重,她咬咬牙:哪怕全家人讨米,都得让两个孩子读书。

“2015年以前,屋里漏雨,家里靠着我们两个老的盘十二亩四分多田过活,2015年以后,日子慢慢好了起来。”王大妈擦了擦眼角,笑意又在她脸上出现。

就在2015年,王大妈一家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扶贫工作队员、镇村干部根据她家实际情况,详细制定了帮扶措施,帮她家慢慢走出窘境。

和工作队员、镇村干部熟络后,王大妈常常笑着招呼他们“在屋里吃饭”,也常常以自身为例,帮着向老街坊们宣讲扶贫政策。

“一开始我家在堰塘里打水吃,不是很卫生,镇村干部上门来,帮我家接通了自来水,又把漏雨的屋修好了,这大家都看得到吧……”2018年,王大妈家改水、危房改造完成,她高兴的对村里人说。

据村党支部书记张小木介绍,按照政策要求,王大妈家享受了低保、医保、教育、水改、危改等扶贫政策,做到应保尽保。

也正是2018年,王大妈一家实现脱贫。

“大点的孙子在武汉特校读高三,小孙子在应城特校就读,儿子媳妇过得都还好,我跟爹爹在屋里养了137只鸡,喂了1头牛,跟正常人过得没啥两样!”看着满满一墙孙子们“挣”回的奖状,王大妈大声笑道。

时近中午,王大妈起身到自家菜园去摘菜,望着满园历经霜打的清翠白菜,她笑得挺踏实。

来源:王琦 尹丹 陈薇

制作:胡凯

审核:王琦

出品:孝感日报社 应城全媒体工作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