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近日开幕的第二届全国九城艺术联展上,湖北著名书法家徐本一的宋人诗书法四连屏亮相于武汉市民面前,而近几年,徐本一的书法作品价格稳步上涨,成为收藏新热门,今天我们便邀请到徐本一老师,做客大楚艺术会客厅,与他一同聊聊书法之路与书法创作感悟。



  访谈嘉宾简介:

  徐本一,字性初,1946年生于上海市,原籍浙江省鄞县。历任湖北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副主席,书法报社副社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学术委员会委员。自幼受其曾祖徐庚福指导,初从李北海得笔法,继而上溯三代吉金文字,下窥明清翰墨。尤擅行草,规模“二王”体势,参悟北碑意趣,力主情性,师法自然,所作或清真雅淡,或质朴遒劲,各具风姿。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书法展览及在专业报刊发表,被收入书法作品专集,或被博物馆、艺术馆、名胜地收藏及刻碑。精于鉴赏和书论研究。曾多次担任全国性书法展览评审委员,评论中肯精到。发表多种书论文章。曾参予《书法报》的筹办工作,为创办人之一。

艺术会客厅:您自幼是在曾祖父的指导下学习书法,他作为您的启蒙老师对您在书法创作上有什么很重要的影响?

徐本一:书法最重要的就是“兴趣”,我的书法兴趣就是曾祖父培养出来的,我们常说“兴趣”是很好的老师。我的曾祖父是辛亥革命时期的文人,他要求毛笔字是小孩必修的一门功课,他不仅要求我们写毛笔字,还要求我们背一些孟子、论语,所以我是在家庭影响下,从不自愿到自愿,慢慢的对毛笔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从小培养兴趣是非常重要的。

艺术会客厅:那您是在几岁开始学习书法的呢?

徐本一:大概是在5、6岁的样子开始的,因为我们家里成员很多,我的堂叔只比我大1、2岁,所以他们也和我一起写字,而我在他们之中还是写的比较好的,自己觉得很有自信。那时候要到曾祖父那里玩必须先写字,把写毛笔字这“一课”完成了才能去他那里玩。

艺术会客厅:书法在成为您真正的兴趣爱好之后,您也接受过正规的学习,那您在学习过程中有没有对您影响比较大的老师?

徐本一:碑帖就是我的老师。我十一岁到武汉来,当初离开家的时候我就把自己最喜欢的碑帖带了一点过来,到了武汉以后虽然离开了曾祖父他们,但是兴趣的种子逐渐的在生根发芽,我那时候住在我父亲的工地,那里离市区也很偏远。我上小学、中学的时候古代的碑帖就成了我练字最好的借鉴对象,因为从小的方法掌握住了,加上兴趣就一直坚持下来了。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毛笔字写的很好的老先生,我就向人家讨教。中学时我们有一位历史老师,是写草书的,他就把他写的标语贴在教室里面,我上课就总是开小差看老师贴在教室里的标语。 毛笔字从实用的角度来说就是字迹工整,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就是要转益多师、多体会古人碑帖,附近毛笔字写的很好的人对我来说也会产生很大的吸引力的。

卢纶诗一首(徐本一 书)

艺术会客厅:很多人都热爱书法,很多人都把书法作为一种兴趣爱好,但是您实际上是把他作为一个事业在做。

徐本一:对,这个实际上是一步一步的,比如我之前说的,在中小学时,不写字就会很挂念这个事情,到了文革期间,我们就停课了,那时候就有大量的时间把古人的碑帖拿来临摹,所以这个时间就是对唐宋书法练习下了一些功夫,后来我就被分配到省文联湖北书法家协会工作,到了这个岗位上一方面是组织工作,另一方面是对自己的书法专业更系统的一步步认真的去学习。还跟全国的书法家、书法活动联系的更紧密了,应该说是改革开放30年来,由于各地书法家协会的成立、大专院校成立了书法专业、媒体使书法活动的信息传播的更快,尤其是出版物不断的出版碑帖最好的印刷品。这样我们学习书法的条件就更加好了。

我参与了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以后,举办的各种书法活动,这30年来我们中国的书法有非常大的进步,不仅仅是参与的人更多了,而且研究的深度和创作的广度有了很大的发展。 我是在工作中实现了对书法艺术的理想,其实我们那个时候做的还不够,古代的书法家也是到了晚年才达到高峰,书法这条路还是很长更需要努力。

艺术会客厅:唐代书法理论家孙过庭在《书谱》中把学书过程分为了三个阶段:“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您学书法的经历在什么时候会经历这三个不同的阶段?

徐本一:其实这是审美和人生经历变化的问题,所谓书法联系来说,我们小时候一般都学楷书,它要求掌握一个平衡的规律,楷书不仅仅使你用笔方法有法度,另外也能掌握平正结构,这也是一个很基础的问题,在掌握了平正结构后,就要去掌握一个动态的变化,那就是行草书,平正和险绝,是书法形态的两面,在这两面之中学习把书法动、静的关系变化能了然于心,最后一个阶段应该说是“正、反、合”的“合”的问题,复归平正虽然说的是一个结构问题,其实也是一种审美心态变化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唐代著名书法家怀素,他流传下来的作品有狂草,他写了很多千字文,他早年写的千字文是动态结构非常强烈的,但他晚年写的一本小草千字文处于比较平和的状态。我想这是根据他年龄的变化,经历了动态的奇险的关系后,他会趋向一个平缓安静的审美境界。我们在艺术的很多方面都会感受到这一点,年龄的变化会影响你对审美的变化。

艺术会客厅:就是说您你的作品是根据您的年龄所呈现出来的风格是不同的?

徐本一:只是小阶段的一个意义也会这样,大的可能会形成这样的变化,这个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实际上是“正、反、合”的关系。

艺术会客厅:您自己觉得有没有到复归平正的这个阶段呢?

徐本一:这一方面是根据书体来判断的,比如行草书,它的动态感就大一些,如果是大字它可能需要更加平稳一点。因为书法的风格是需要在相应的人文环境中体现出它的风格,一个是创作者的想法,还有一个是你的作品要放在什么地方。古代的刻碑就是楷书或是行楷,这样不仅能够把文字所记述的事情用书法表现出来,它需要一个比较庄严的气氛。草书有时候更能表现自己情绪的变化,所以想那些古代书法家在创作的时候随着兴致的发挥会在墙上写,当时的心情是很激烈的,现在观者来看作品时也是很激动的。

另外一方面是碑刻,有的像是刻在泰山上的,那一个字就非常大了。书法从实用的角度来看,审美的风格是贯穿在很多方面的。

艺术会客厅: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中都会形成一个固定的风格,您自己觉得书法创作的特点是什么?

徐本一:书法形成的比较早,随着自己固定的风格在不断的实践中进行调整,另外一种形成的期限就很长,它是不断发展的一个过程,我是趋向于后一种,我总想到“书”关键是要达到一个深度,应该是在前人的高度上要不断推进,我感觉共性是很重要的,共性实际上就是法则,我们整个书法史几千年来有这么多人参与,不断的形成书法基本的要求、审美的高度,所以我觉得学习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学习和创作是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的,在创作过程中不断的改变自己的缺点,或者使自己的风格更加纯美,有时候你的风格太固定化,我觉得在写的时候怎样能产生一个新的感觉呢?这也是一个困惑,其实书法的过程能形成自己固定的手势。所以对于自己的风格一方面要深化它,另一方面要清楚的认识自己的不足。启功先生曾经说过:“大家的优点加上自己的缺点就是自己的风格。”他的这个“缺点”就是自己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觉得中国书法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你怎样形成自己的一个点划,一点一划形成自己的。从最基本的条件来讲“点”“划”就是书法的基因,你的这一点要跟人家写的不一样。

艺术会客厅:您有没有作品风格大变的情况?

徐本一:我在创作时,会按自己的想法去写一些东西,写的时候是一个时期。我的创作方法大概是这样的,刚开始写的时候层次化的东西是比较多的,但自己写到一定的时候可能会放开,可能会有偶然的情绪加入到里面,这些可能会有笔、纸、墨或者当时的情绪集合在一起的,尽量跟自己以前的东西有些不一样,因为某些因素是自己兴奋起来就要保持住。把这些偶然的东西成为自己下一次的创作因素。 创作的机缘有的时候要把握住,因为书法是一次性的,你这一笔下来是不能改动的,有的时候创作情绪是往高走的,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把握住。

艺术会客厅:您能和大家分享一下九城艺术联展中展出作品,创作时的背景呢?

徐本一:这件作品四连屏是写的行草书,因为中国以前的家庭中很多放四连屏的,这种四屏、六屏、更多的八屏其实是中国传统的书法样式。 写这个的时候一方面这个诗是需要关联起来的,需要好几首诗,写的时候以行草为主,在结构上也有一些起伏的变化。

艺术会客厅:湖北的书法市场是处于一个价格洼地的,这主要是一个什么原因?

徐本一:这个其实跟我们的经济环境和文化环境都是有关系的,应该说湖北的资源是比较丰富的,现在参与书法创作的人也很多,现在对于书法接收度也是在不断的提升,我们书法的市场化,这几年在全国比较下来还是在不断提高。我想的是创作者和书写着更应该关心怎样创作好的作品。 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一步步做,需要市场的引导,稳妥的发展会比较好一点。

艺术会客厅:您觉得青年书法家的状态大概是什么样的?

徐本一:去年书法家协会曾今组织了一些青年书法家都是60年代的,也举行了讲座、拍卖大家认可成度很高,我觉得收藏书法首先要了解书法历史,你对这件作品不仅仅是感性上的认识,还需要理性的认识。我觉得中国在文化大复兴的形势下传统文化一定会得到更大的发展,其实书法是最具有文化元素的,它还没有完全被大家更充分的认识到,所以书法在欣赏有的时候比绘画更难一些,所以我们通过媒体,各种机会向大家普及书法,在这过程中提高大家的鉴赏眼光。

访谈结束后,徐本一为大楚网题字。
访谈结束后,徐本一为大楚网题字。
回顶部